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楔子:無心

楔子:無心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近來她的身體愈發容易疲憊,人很是嗜睡,大概是這無妄海沒有白天的緣故,總覺得這一天才剛開始又眨眼入了夜。<a href="http://www.kan121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kan121.com</a>

    大殿的門被推開了,蔻蔻端了盆水匆匆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女子披了張薄被臥在貴妃榻上,懶懶的跟佇立在塌前的東衍抱怨道“他又來了這次又是什么由頭”

    蔻蔻浸濕了帕子褪去了女子的外衣,幾縷烏黑柔亮的長發掛在她瑩潤的肩頭,天鵝般的頸上掛著一根細線,細線兩端拴了一件小巧的水藍色肚兜,額間一點朱砂痣,讓她精致的面龐平添幾分妖異。

    她一手捂了寢被遮住身前,頭斜靠在貴妃榻的手把上,背上,一道猙獰的傷疤橫穿肋骨。

    “他說帶來了大婚的請柬。”東衍回到。

    塌上女子懶懶看了東衍一眼“他大婚關我何事”

    這人三天兩頭來纏她,每次倒都有新花樣。

    “他的事與你無關,那我的事呢”東衍五官邪魅,嘴角牽了笑,狹長的眼角微微上揚,很是要命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看什么事,怎么,你也要大婚了”女子有些戲謔的看著他,眸子里瀲滟的笑意蕩漾。

    她不經意間的動作已是風韻萬千,這一嗔一笑,讓東衍有些怔神,“那倒不是,只是,過兩天是魔族的水河燈祭,我想,你能否賞面與我同行。”言語間閃爍著猶豫,這話問出了口,東衍心里突然沒了底。

    蔻蔻似是察覺自己多余,想找個借口溜走“東衍,要不你來幫領主擦洗傷疤,這水有些涼了,我去再燒一壺。”

    東衍聞言肩膀微微顫了一下,他低著頭,從蔻蔻手上接過帕子,床榻的一角軟了下去,他拿著帕子的手有些涼,輕輕觸上了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蔻蔻端了水盆,神色有些慌張的看向女子,她方才只覺得尷尬,竟是忘記了

    女子對著蔻蔻點了點頭,示意她退下,蔻蔻趕忙端了水盆從大殿側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疤還疼嗎”東衍的聲音有些喑啞,他拿著手帕,細細摩挲著她后背上那塊猙獰的疤,從她的后頸擦拭到腰間。

    “同去倒是可以,但你不許我點什么好處嗎”答非所問,但聽聞這句話,東衍倒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女子竟這么爽快的答應了“你若是想要的萬古天的繁星,我自去為你摘下。”他頓了頓,“只要你”,牙關有些控制不住的打顫。

    空氣里隱隱傳來女子陣陣血香,有些燥熱,女子察覺到了身后東衍的異樣,突然轉身望向他“你沒事吧”

    昏暗的大殿里靜的能聽見東衍粗重急促的呼吸聲,他的獠牙已經不受控制的延伸出來,他一把推開女子,慌忙背身戰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東衍,你對不起”女子喑啞著輕聲說到。

    當初也是為了救他才將自己的血渡給了他,卻沒想到,竟是徹底害了他。

    女子眼里滿是愧疚,看著東衍忍得艱辛,她將自己一截藕臂伸出,“你別忍了。”

    東衍的嘴唇發抖,渾身打顫,嘶聲吼道“你瘋了,離我遠點,你不要命了”

    女子掙扎著從床上爬起,固執的將手臂伸到他嘴邊,她受了傷,光是支撐著自己站起身來,就已虛弱的臉色發白,若是再將血渡給他,無異于自殺。

    突然,尖利的牙抵住了她手臂的血管,涼如刀刃,只要輕輕一用力,血就會破皮涌出。

    自己這條命是東衍撿回來的,再還給他,也是應該,女子緩緩的閉上了眼。

    東衍控住不住的顫抖,他緊咬牙關,與自己的本能爭斗,低吼一聲,一把推開女子,踉蹌的向著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他在殿外,我去幫你傳喚。”他的聲音很虛弱,背影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女子伏在地上,緊緊地咬住了下唇,跌撞的爬回塌上,頭有些眩暈,眼里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