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四十一章連夜救人

第四十一章連夜救人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墨星染將無歌拉到一邊:“無歌,你先去找生肌散和降珠草,還有固神丹,要盡快。<a href="http://www.wjxs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wjxs.cc</a>”他看了看還沉浸在悲傷中的少女,低聲向無歌囑咐。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無,腓牙石里的天材地寶一旦暴露,遲早會給無歌招來無窮禍患。

    “好,那這里就拜托你了。”無歌點點頭,走到殿內的角落里催發意念,身影一閃進了腓牙石內去尋藥材。

    她走后,墨星染快步回到了少女身邊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墨星染柔聲問那哭的精疲力盡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晴兒。”少女哽咽著,抽抽嗒嗒的回到。

    墨星染好看的眼睛閃著星芒:“好,晴兒你不用擔心,我們一定想辦法救你爺爺,不過...我有幾件事想問你,你能如實相告嗎?”

    他的直覺告訴他,乾坤殿不簡單,這爺孫倆或許知道某些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晴兒忽閃著淚光點了點頭,囁嚅道:“你問吧,你是爺爺的救命恩人,我一定知無不言。”

    聞言,墨星染凌厲的眼神直望向少女天真的臉龐:“你爺爺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空氣猛然一滯。

    “...你,問這個干嘛?”晴兒突然機警起來,她的目光躲躲閃閃。

    “我猜,你爺爺曾經定是冕月國內位高權重之人。”墨星染緩緩踱步,他俊臉上的神情讓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墨星染沉聲:“我若沒猜錯,這主殿曾經該是門庭若市。”他進門時注意到,門檻前的一塊地面有明顯的凹陷,該是常年踩踏形成的。

    “而這座乾坤殿如此古老破舊,與其他的殿宇完全不一樣,偌大的主殿內除了那張長椅,竟是連一張多余的桌椅也無。”他抬手指向黑暗處,主殿盡頭安置著一張孤獨的長椅。

    “我想,在這殿中唯獨有資格坐那長椅之人,是你爺爺吧。”

    說罷,墨星染瞇著狹長的眼,觀察著晴兒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。”她顯得有些慌張。

    而墨星染卻不顧少女慌亂的神色,繼續自顧自的說:“這冕月國,曾是屬于你爺爺的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反應已然證明了他所猜測的一切都是對的。

    晴兒聞言緩緩低垂了頭,她沒說一句是或否,默不作聲的轉身走進了里屋。

    墨星染也沒再追問,他拿著手里的燭盞垂眸沉思。

    此時,燭盞上那半截蠟燭也剛好燃盡了,他佇立在黑暗中長嘆一聲,明天,這一切就將結束了。

    不多時,無歌氣喘吁吁的從腓牙石里出來了。

    這個老吳頭可真是夠扣的了,無論她如何軟磨硬泡,嘴皮子都說破了,那老吳頭就是不肯給她降珠草。

    “最后,我許了他十只燒雞和十瓶萬年醉,他才不情不愿的將降珠草給我。”無歌氣呼呼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道,降珠草千萬年才結一株,這天上地上統共也沒幾株,據我所知,后神紀大陸上,只有萬古天幸得兩株。”

    那日墨星染見無歌用降珠草成丹救蔻蔻,他就知道這腓牙石若是出世,必將引起一番腥風血雨。

    “藥不就是拿來救人的嗎,存著又不能下崽,見死不救還有理了?”

    面對無歌理直氣壯的質問,墨星染不由覺得好笑,真不知是該說她善良,還是...敗家...

    兩人拿著藥進到里屋時,已是子時將過。

    “晴兒,你去將這生肌散兌水攪拌均勻,無歌,你撫老者起身,抓緊時間。”墨星染有條不紊的指揮著。

    就在方才那短暫幾刻鐘內,老者已經咳暈過去三次,咳吐血兩次。

    墨星染先是將降珠草成丹喂給老者,隨后將生肌散均勻的上在皮肉腐爛的患處,不出片刻,肉眼可見潰爛處緩緩有愈合之勢。

    “再過半柱香時間,將固神丹服下,應該就暫時能將血咒克制住了。”他抬手擦了擦額角的汗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平復不久的老者突然又劇烈的咳起來,一大灘的鮮血從口鼻處噴涌而出,情況比此前更是糟糕。

    晴兒見狀慌張的哭起來,她撲倒在老者的床鋪前:“爺爺,你怎么了?”老者宛如即將旱死的魚,大口的喘息,止不住的咳血。

    晴兒的眸子朝身后兩人掃來:“我爺爺這是怎么了?你們是不是將他治壞了!”她的眼神里滿是深深的絕望和怨恨。

    “莫急,應該是降珠草的藥效所致。”墨星染皺著眉仔細觀察著老者的反應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應是?”晴兒站起身來,厲聲質問。

    無歌也有些緊張:“晴兒,你要相信我們,我們不會害你爺爺的。”

    晴兒聞言咬著嘴唇蹲了下來,她知道無歌和墨星染是在幫她,只是看到爺爺的情況,她心里不由的害怕,她就只有這一個親人啊!

    焦急的等待讓幾人備受煎熬,眼看老者被這血咒折磨的不成樣子,他們卻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辦法!”無歌拽了拽身側的墨星染。

    “別急,再等等。”他的聲音依舊冷靜。

    又過了約莫半炷香,老者的咳嗽聲終于逐漸平緩,他的臉上也終于有了一絲血色。

    這其間,老者咳出的大灘烏黑血跡凝結成了硬塊,隱隱散著腥臭。

    “晴...兒。”清醒過來的老者輕聲喚了少女的名字,少女登時淚如雨下,她趴在老者床旁:“爺爺,你感覺怎么樣?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晴兒激動的看向佇立在床旁的墨星染無歌兩人,聲音發顫:“謝謝你們,爺爺好了!”

    無歌聞言欣慰的笑了,她激動的一把抱住了墨星染: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墨星染突然被無歌這么一抱,俊臉上飄過一抹紅,而此時老者和晴兒正感激的望著他倆,他的手腳不由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他低聲說:“咳咳,要抱回家抱,別人還看著呢。”

    無歌聞言愣了一下,小臉一熱,一把推開他,嚷嚷道:“回什么家,回誰家,我這是因為激動想慶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回誰家都行。”墨星染好整以暇的抱臂盯著無歌嫣紅的小臉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。”無歌紅著臉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這人一天天沒個正形,還萬古天三皇子呢,流氓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那個...”晴兒清脆的聲音打破了兩人尷尬的氣氛:“爺爺是不是接下來還需要一味藥。”

    無歌一拍腦袋:“對,還有固神丹。”

    將固神丹給老者喂服下,片刻后,老者的神情緩和了許多。

    蒼老有力聲音緩緩自他口中而出:“方才你跟晴兒在主殿所說我都聽到了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聞言一驚,這間屋子與主殿相隔有些距離,尋常人根本不可能聽到數十丈之外交談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好耳力。”墨星染由衷贊嘆。

    無歌撓了撓頭,不解的看向墨星染:“你跟晴兒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老者風輕云淡的一笑:“公子少年才俊,心細如發,姑娘好福氣啊。”

    無歌老臉一紅,打了個哈哈:“啊?我倆就是難兄難弟,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我可記得...”墨星染接過話茬,俊臉上掛著痞笑。

    “額..那個啥,晴兒,既然沒什么事兒了,我倆就先回去了。”無歌猛的瞪了墨星染一眼,慌忙將他還未出口的話截住。

    話音未落,同時兩個聲音自老者和墨星染口中同時說出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老者虛弱的抬了抬手:“如此天材地寶給老頭子我吃了,實在是浪費了二位苦心,不過我既接受了二位出手相助,作為回報,我想跟二位說一番話。”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話,他有些氣短。

    墨星染垂眸,他等的就是老者這句話。

    “晴兒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晴兒應了一聲,乖巧的離開了屋內。

    此時,屋內格外的靜,只有小爐上湯藥煮沸的“咕嘟”聲。

    老者渾濁的眼神望向墨星染:“公子乃是神族。”他頓了頓:“不知我說的可對?”

    墨星染瞇著眼點了點頭,這玲瓏陣中封印靈力,他周身氣場全無,這老者是如何一眼洞穿他的身份?

    隨后,老者的眼神又看向了無歌,緊緊皺起了白眉:“而這位姑娘...似妖而非妖,我卻是看不出...”

    無歌粲然一笑打斷了他:“老人家,我就是個無名小妖。”

    老者聞言卻緩緩搖了搖頭:“不,你不是妖。”

    他言語中的肯定讓無歌啞然失笑,怎說也活了數百萬年,若是連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,那可真就白活了。

    老者長嘆一口氣:“如今外界大陸風云涌動,已然不是我能看得穿的,只是,姑娘你...可知自己身上有層封印?”

    “什么封印?”無歌皺眉問到,這老者怎么跟她在古源村里見過的算命先生似的。

    老者卻又搖搖頭:“我也看不出你身上的封印是為何物,不過我看到你靈臺受阻,封印不解,永遠無法修行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墨星染思及此前在尸西村,無歌遇險時身上紅煙乍現,生生將那怪物拔天的骨臂震的粉碎,那妖異的紅煙,確實不像是魔靈...

    “您究竟是?”墨星染神色晦暗。

    “我是煙族長老。”

    兩人聞言互望一眼,煙族長老?何至于淪落至此...

    “你們應該見過譚如月了吧。”老者仰頭靠在床鋪上,面對兩人猶疑的眼神,他反而很是淡然。

    “您說的可是流沙集市的譚婆婆?”

    老者點點頭,神色悵然:“我的血咒就是她所下...煙族一脈已然無力回天,奈何他們卻不肯認命啊!”

    兩人怔愣的聽老者繼續說到:“煙族本是上古一族,但因族人私自煉制了‘人形煙師’違了天道,引來了神罰。而這個為全族引來滅頂之災的人,正是譚如月。”

    無歌聞言大驚:“是她?”

    老者悶笑一聲:“不錯,我估計她現在正一心想著如何殺了姬晟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姬晟的母親嗎?”無歌記得很清楚,這是景淵告知他們的。

    “哼,她就是這么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,從前如此,現在亦是如此。”老者打顫的手錘在了床鋪邊緣。

    他渾濁的眼神驟然變得無比泠冽:“但是,你們可千萬不能傷姬晟性命,若是傷了,恐怕你們就出不去這陣了!”

    墨星染不禁渾身一凜,這不對啊!

    這跟他從紅鴛女口中得知的消息完全不符,到底是哪出了問題!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