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四十二章祈雨大典前夕

第四十二章祈雨大典前夕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“為何?”無歌急不可耐的追問到。<a href="http://www.kan121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kan121.com</a>

    現如今可不止譚婆婆一人要謀姬晟性命,還有景家,流煙異族...他現在簡直可以說是眾矢之的。

    老者緩緩坐直身子,長嘆一聲:“你可知道這玲瓏陣是為何存在?你可知道煙族一脈為何能在玲瓏陣中延續下來?你可知道何為天道,何為命數?”

    一連幾問,將無歌問的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“我若沒猜錯,此陣乃是魂祭大陣,陰邪無比,本就不該存在。”沉默許久的墨星染突然開口。

    “錯!”老者冷冽的目光掃向二人。

    氣氛驟然變得凝滯。

    “是魂祭大陣沒錯,但它應該存在,必須存在!”老者激動的聲音發顫,佝僂的身軀劇烈起伏。

    他撫著床沿試圖起身:“咳...咳,我今日能與你們相遇,這就是命數,而你們要注定要改變煙族的命運,這就是天道!”

    激動的情緒讓老者又開始咳血,他抬手揩了嘴角的血跡,撫著床沿微微起身,渾濁的眼珠徑直望向兩人。

    無歌怔愣了片刻:“老人家你究竟何意?”

    墨星染皺著劍眉,抬起修長的手指敲了一下無歌的腦袋:“你是木魚腦袋嗎?他是讓我們護住姬晟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無歌一臉茫然的看向墨星染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天色不早了,我們先告辭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墨星染沒頭沒腦的來了這么一句,拽著無歌就要離去。

    無歌抱住殿內的柱子:“等會兒,還沒問清楚呢!”

    她正撒潑打滾,誰知腳底突然騰空,鼻尖縈繞著熟悉的海檀香,墨星染一把將她攔腰抱了起來:“你別管了,等你問清楚,天都亮了!”他邁開長腿朝著乾坤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離開乾坤殿時已是深夜,搖曳的宮燈給寂靜的萬物鍍上柔光。

    “你放我下來!”無歌小臉像煮熟的蝦米,紅的嚇人。

    墨星染充耳不聞,疾步朝著圣恩殿而去:“你知道我今日從譚婆婆那打聽到了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無歌聽下了掙扎,呆呆的問他。

    “她讓紅鴛女告訴我,姬晟早已墮了魔,如果不除了他,這玲瓏陣中的所有人都將魔化。”他目露沉重,步履匆忙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魂祭大陣本就陰邪至極,若是陣中的生靈盡數魔化,這里很有可能會變成...”

    “萬魂窟...”無歌低聲說出這三個字,光是提及,她后背上就滲出薄薄一層冷汗。

    后神紀大陸上有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方,位于天塹海之側,常年陰風颯颯,寸草不生,那里盡是不入輪回的墮魔,枯骨殘肢遍地。

    雖是叫墮魔,但魔族從來沒有承認它們。

    它們強大無比,逢人便殺,嗜血暴戾,又因天塹海特殊的地理構造,它們出不去,只能局限在萬魂窟里互相殘殺,最后剩下的墮魔,靈力堪比遠古神佛。

    “我聽父君說,萬魂窟最后的墮魔即將出世了,屆時三界都逃不過這場浩劫,只怕會生靈涂炭。”墨星染不知道那一天會在何時到來,但他知道,就在不遠的將來。

    “可是譚婆婆不是壞人嗎?她說的話能信嗎?”無歌仰著脖子望向墨星染緊繃的下頜線。

    “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,現如今的后神紀已經風雨飄搖,再經不起摔打了。”

    眼見就快到圣恩殿,無歌才反應過來,自己還被墨星染抱著呢!

    “不是,你快放我下來。”她急的手腳亂揮:“這要讓你那個妹妹看到了,還不得把我拆了吃咯!”

    墨星染好笑的看著懷里的人兒:“現在知道怕了?誰讓你方才要撩撥我。”他的眉眼彎彎,微風襲來,身上的海檀香有些醉人。

    “誰,誰撩撥你了?”無歌癟著小嘴,說話都有些磕吧。

    他好看的眉眼湊近她:“方才是哪個小妖沒羞沒臊的,當著別人的面,一把抱住了我?嗯?”他拖長了尾音,眸子里染上玩味。

    “你,你有病吧,快放我下來。”無歌別過臉,臉紅的像要滴血。

    看無歌難得的嬌羞,墨星染眸色更深了,他的呼吸有些猝亂。

    “無歌,我...”他輕輕將無歌放下。

    無歌站直了身子,卻一動也不敢動,只因墨星染突然兩手環抱住她的肩膀,他身材高挑,無歌比他矮不少,此時隔著薄薄的衣衫,她能清晰的聽到墨星染胸膛中‘砰砰’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你,干,干嘛?”她舌頭直打結,腦袋里也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墨星染俊俏的臉上掛著壞笑,環抱著她,湊在她耳邊低聲說:“我手酸,無歌,你也忒沉了。”

    圣恩殿門前發出爆發出一陣平地驚雷般的怒吼,整個宮闈被這一聲怒吼劃破寂靜,頓時間蟲鳴鳥叫不絕。

    “墨星染,你丫有病吧!”

    是日清晨,無歌頂著兩個黑眼圈,身穿一襲華麗的紅紗裙端坐輦架之上,曼麗的紅紗襯的她冰肌雪骨,額間一點朱砂痣,兩個大大的黑眼圈,讓她看起來像一個沒睡好的仙子...

    “圣女,你昨夜跟墨大哥折騰了一宿,你倆都干啥了?”蔻蔻眨巴著眼,看向無精打采的無歌。

    提起來就生氣,墨星染那廝一夜沒讓她睡,愣是薅著她商量了一宿。

    “別提了,我差點沒讓他弄死。”無歌憤憤道。

    蔻蔻小臉剎時變得血紅:“那您腿乏嗎?我幫您捏捏吧。”說著,一雙小手就要幫無歌捏腿。

    無歌瞥了她一眼,瞬間明白這小妮子想歪了:“你想啥呢?”她一抬手戳了戳蔻蔻的腦袋。

    花輦很快出了圣恩殿,穿過冕月宮的宮門,朝著主街行去。

    距離祈雨大典還有一個時辰,無歌奉國師之詔,乘花輦巡游主街,讓萬民瞻仰圣女風姿。

    此時,主街上萬人空巷,民眾夾道歡呼,紛紛將早晨剛剛采摘的鮮花拋向花輦,如此陣仗著實將無歌嚇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無歌目不斜視,嘴角掛著僵硬的弧度,就這么繃了一路...

    一路行至祈雨大典的場地,無歌臉都要笑酸了。

    穿過拱門,是一片露天的場地,無歌趕忙卸下笑臉,揉了揉臉:“我的天,這真不是人干的活。”

    抬眼望向場地內,這是一個空曠的圓形法壇。四周打圈立了好幾根柱子,柱子頂端拴著五彩斑斕的綢緞,絲絲縷縷的迎著風飄搖。

    然而,除了那幾根柱子,其余地方卻空無一物。

    望著空蕩蕩的法壇,無歌不由愣了愣:“蔻蔻,我記得你說典禮很盛大,對吧?”她勾頭問抬輦的士兵:“大哥,咱是不是走錯地兒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,圣女,就是這兒。”

    無歌不解的望向蔻蔻:“沒走錯?怎么到我這兒這么寒酸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不遠處行來一個侍女模樣的人,她走到無歌輦架下:“圣女大人,典禮即將開始,景煥大人請您去后場歇息片刻。”

    聽聞景煥,無歌腦子里松松垮垮那根弦,終于繃緊了。

    將蔻蔻安頓好,無歌繞過法壇,穿過一片花田,行至一處小亭前。

    “圣女,別來無恙。”景煥披麻戴孝,臉上沒帶面具,臉色慘白,神色滄桑。

    看著景煥一身喪服,無歌心里有點不好受,但她只能裝作不知:“景煥大人,國禮之日著喪服,怕是不妥吧...”

    “舍弟,走了。”他的聲音很平淡:“就在昨天夜里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節哀。”無歌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不出喜悲。

    景煥從身后拿出一樣東西遞到無歌手上,是一把短刀,正是無歌從腓牙石里帶出來那把。

    “這是景淵讓我帶給你的,他說這是你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無歌接過短刀,低垂著頭看不清神色:“景煥大人今日需要我如何行事?我定當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景煥臉上終于有了表情,他的聲音隱隱有些興奮:“你可知國師為何一定要讓你當這圣女?”他答非所問。

    “大概,是因為我的血。”無歌抬起晶亮的眸子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不錯,正是因為你的陰陽血。”他突然狂放的笑了起來,眼神陰鷙:“你可知道,國師是魔物?”

    無歌心底驚駭不已,手上一抖,短刀落在地上發出‘砰啷’脆響。

    姬晟墮魔一事她昨夜便知曉了,她驚訝不是因為這個,而是因為景煥說的‘陰陽血’。

    這個詞她有印象,她無意在腓牙石內的一本書籍上看到過,那上面寫,陰陽血是...

    景煥彎腰撿起短劍,瞇著眼看她:“你怕了?”

    無歌強忍著心中的震撼,牙關有些發抖:“你究竟讓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景煥冷笑:“圣女若是怕了,我也不會強求你幫我景家。給你提個醒,今日祈雨大典過后,你將與國師獨處,屆時他會奪了你的魂魄神識,送你安安心心上路。”他的聲音有些鬼魅,讓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少廢話,你只管說我該如何。”無歌有些不耐煩的從他手里奪過短刀。

    “不難。”景煥滿意的笑笑,從懷里掏出一只透明的小瓶子,遞到無歌面前:“圣女只需安心行萬祈雨大典,隨后扮作不知,有了這個東西,國師他奪不走你的神識。”

    無歌從他手里接過小瓶,里面游弋著一股黑色的濃煙。

    “然后,你只需在他意識薄弱時,用那把短刀插進他的眉心...”

    “他何時會意識薄弱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...”景煥詭異一笑:“在他碰到你的血時。”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