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四十三章腥風血雨

第四十三章腥風血雨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將短刀別在衣裙下,無歌嬌艷的小臉上愁云密布,她快步朝著法壇走去。<a href="http://www.1kanshu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1kanshu.cc</a>

    如果她的血真是陰陽血,這將意味著她今后的生活永無寧日。

    可她不過是一只再普通不過的小妖,她身上怎會流淌著陰陽血?

    無歌心事重重的回到法壇時,本來空曠的場地此時卻人滿為患,人聲鼎沸,乍一看過去,像是集市般熱鬧。

    “圣女,國師派人來找了你好幾次了,你跑哪去了。”蔻蔻滿頭大汗的問她。

    “沒,我有點緊張,去溜達一圈。”無歌隨口扯了個謊。

    花輦的周圍被士兵團團圍護起來,蔻蔻扶著她登上花輦,四周響起一片歡呼。

    無歌環顧了一圈,卻沒看到墨星染的身影,她不由顰起了秀眉。

    出發前他說還有些事情沒有弄明白,讓她先行出發以免引起國師懷疑,他隨后就到,然而眼看大典即將開始,他卻還沒有到。

    “蔻蔻,你看到墨星染和竹子他們了嗎?”無歌側頭低聲問蔻蔻。

    蔻蔻拿了把羽扇輕輕給無歌扇著風:“墨大哥我沒見到,但是竹子他們已經被國師派人接到上座去了。”她抬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排幔帳,層層疊疊的幔帳后放置著幾張桌椅。

    幔帳內,無歌看見竹子正奮力的朝她揮著小手,他身側還坐著冉泠和鳳玨幾人。

    無歌皺了皺眉,她始終覺得冉泠看她的眼神不懷好意。

    不多時,法壇內傳來一陣低沉的號角聲,幾個身穿獸皮的人站在場邊的石柱周圍吹響獸角,本還哄鬧的人群驟然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姬晟從幔帳后緩緩步入法壇,今日的他依舊一身銀袍,風吹起他如瀑的銀發,讓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纖塵不染。

    “今日冕月國將舉行一年一度的祈雨大典,想必大家都知道,今年我國誕生了有史以來第一任圣女,她將向我們的神明帶去冕月國國民誠摯的祈禱。”姬晟抬起修長的手,示意無歌來到場中。

    無歌暗下嘆了口氣,這一切即將開始了。

    在眾人的屏息中,她輕移蓮步,一步步走向法壇中央的姬晟。

    當她將柔軟的手放置在姬晟掌心時,無歌不由渾身打了個顫,怎么說呢,他的手竟毫無溫度,冷的像一塊冰。

    姬晟笑了笑,隨即牽著她的手高舉空中,激昂的聲音傳遍法壇內的每一個角落:“神佑我冕月國,國泰民安,風調雨順。”

    隨即人群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,人們紛紛將手中的鮮花拋向空中,法壇內登時下起了簇簇的花瓣雨。

    “這是花雨,預示我們向神祈雨的誠心。”姬晟面帶微笑的低聲說到。

    無歌假意回了個笑臉,心里卻滿是鄙夷,若是這玲瓏陣中真有神佛,怎會容得下他姬晟在此為非作歹。

    姬晟揮了揮衣袖,他們所在的那片法壇驟然拔地而起,形成了一方一人高的圓臺。

    不知從何而來的水幕籠罩著此方高臺,頓時臺上彌漫了些許煙云,美的仿佛仙境。

    身穿一襲紅裙的無歌佇立在高臺上,顯得有些慞惶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在看臺下的冉泠和鳳玨幾人登時警惕了起來,只因這個場景莫名的熟悉,正是他們入陣之時的玲瓏臺!

    臺下傳來的一陣高過一陣的號角聲,姬晟朗聲說道:“吉時將至,還請圣女將雨露遍灑大地,祝禱冕月國來年風調雨順。”

    姬晟將一個白玉瓶遞給無歌,白玉瓶里放了一截柳枝。

    無歌眉頭跳了跳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需將柳枝沾了露水灑向大地,意味祈雨。”

    無歌聞言有些失笑,明知道只是走個過場,還挺像那么回事兒。

    就在她拿起柳枝隨意揮灑時,天卻突然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濃云滾滾而來,黑壓壓的一片將天光完全遮去,四下里突然變得黑咕隆咚,漆黑的天空中傳來一聲‘轟隆隆’的驚雷。

    無歌睜大了眼:“不會吧,還真叫我給招來了?”

    法壇內驟然一片嘩然,人群中傳來一陣陣驚呼,姬晟俊朗的劍眉緊緊的顰起。

    天生異象,這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,誰都知道,這祈雨大典是冕月國的民俗,只是為了祈求來年的風調雨順。

    ‘轟’的一聲,刺耳的驚雷從天際傳來,黑暗中有人叫嚷:“神怒了,下冰雹了!”

    隨著這一聲驚叫,天下砸下無數的石頭大小的冰雹,有人被冰雹砸中了腦袋,登時倒地不起,人群里轟然爆發出騷亂。

    “速速遣散所有人。”姬晟的聲音里壓抑著憤怒,他大聲傳令所有的士兵將法壇內的人群遣散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無歌肩頭上傳來刺痛,她驚呼一聲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不知是誰朝她放了支冷箭,直直的射中了她的肩頭。

    肩頭上滾燙的熱血噴涌而出,她按著肩膀想掙扎起身,奈何石頭大的冰雹鋪天蓋地的向她襲來,砸的她只能忍著劇痛雙手護頭。

    “國師,有流煙作亂,在場內屠殺國民。”臺下有個身穿盔甲的士兵頂著冰雹來報,姬晟聞言一把抱起了無歌,縱身跳下高臺,那些冰雹仿佛剛一碰到他,就化成了水霧。

    他挺拔的鼻尖抖了抖,近距離嗅到了無歌身上的血味。

    他一雙眼變得通紅,身體幾乎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:“肅,肅清。”他聲音有些顫抖,片刻失神。

    “可是流煙與人群廝打一片,有可能會傷及無辜。”

    無歌趁著此時,趕忙一把推開姬晟,匆忙的按住肩膀逃竄。

    姬晟反應過來,找不見無歌,一把掐住那士兵脖頸,暴怒的嘶吼一聲:“格殺,勿論!”

    ‘咔嚓’一聲脆響,那士兵的喉頭被姬晟掐斷,瞬間沒了氣息。

    黑暗的天幕上緩緩聚集了一股濃煙,那股濃煙襲來時裹挾了腥風,幾息之間,天幕上出現了一只巨大的血眼,如同黑色的天開辟了一個血色的窟窿。

    簌簌的冰雹從天空砸落,如果血色的巨眼在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無歌朝著不知什么方向一路狂奔,陡然撞進了一個溫暖的胸膛。

    那人二話不說抱起無歌,朝著幔帳快步跑去。

    “墨星染,你去哪了。”無歌精疲力盡的哀怨一聲,將頭埋進他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墨星染頂著冰雹疾跑進了幔帳,將無歌放在座椅上:“對不起,我回來晚了。”

    就聽鳳玨尖叫到:“三哥,你快看,那,那只眼睛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抬頭透過幔帳看向天際,他發現此時天空中那只血色的巨眼正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們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!”竹子尖叫到。

    “吞天獸。”墨星染與那只巨眼對望,一字一頓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吞天獸不是這樣的。”冉泠大聲的驚嚷。

    墨星染沉默,他今日出發來祈雨大典前特意支開了所有人,又去了一次乾坤殿,他此去就是為了向那老者打聽吞天獸一事,然而得到的回答讓他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“吞天獸,已經成了姬晟的煙師。”他低垂了頭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但是鳳玨幾人驚訝的合不攏嘴,就連無歌也忍著痛抬起了頭:“怎么可能?吞天獸不是上古神獸嗎?”這不合理,上古神獸如何會紆尊降貴成為一個墮魔的煙師?

    “可惜,事實就是如此。”墨星染有些無力的回到。

    沒想到,魂祭大陣的存在竟使得上古神獸都遭到了魔氣侵擾,若不是因為這玲瓏陣中的煙族貪得無厭,魂祭大陣也不會催生出如此濃厚的魔氣。

    “無歌,可能我們的計劃難以實施了。”墨星染垂頭望向無歌。

    無歌眼中的震驚還未平復:“你是說,我們不能殺姬晟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能殺,而是殺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墨星染說出此話時,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嘶吼,濃云翻滾,那只血色的巨眼中射出一道白光,瞬間劃破了黑暗的天際,將整個天空照的煞白。

    幔帳被一陣狂風卷翻,幾人陡然暴露在冰雹中,無處可躲。

    不遠處,姬晟身后的銀發在風中亂舞,他雙眼血紅,手上染滿了鮮血。

    當他發現了無歌幾人后,有些哀婉的悵嘆到:“原來你在這啊,為什么要亂跑呢?”語氣中透露著說不出詭異。

    四下里哀叫不斷,地上匯聚了一灘灘血水,人們痛苦的倒在地上,冰冷的冰雹還在繼續下著。

    天際傳來低沉的怒吼,如遠古沉睡的巨獸蘇醒,地面都有些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姬晟一步步朝著無歌幾人走來,他的腳步沉緩,俊臉上還掛著吟吟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要殺要剮沖我來,別傷害我的幾個朋友。”無歌捂著肩膀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墨星染擋在無歌身前,他沉聲說道:“姬晟,你想清楚,你究竟為何建立冕月國,你難道要任由煙族一脈毀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姬晟冷哼一聲,徑直朝著無歌走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殺了她,不過十年,你的子民將盡數魔化,你真甘愿做這煙族的罪人?”墨星染拔高了聲調,他俊臉上的神色讓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罪人?我只是為了讓煙族一脈重新強大起來!”姬晟突然嘶吼到。

    冰雹突然停了,天空中那只巨眼仿佛變成了漩渦中心,將所有的光明盡數吸收進了無底的黑洞。

    姬晟周身的氣息大漲,他衣袖一揮,地面上的所有尸體盡數升至半空,涓涓的鮮血從尸體中匯聚成一股洪流,流向空中那個深不見底的黑窟窿。

    他狂笑起來,張開雙臂,銀色的發絲染上了血色:“我若不這么做,煙族一脈早就油盡燈枯了,如今,我要這普天所有人為我陪葬,為我死去的父親陪葬。”

    幾息之間,天空中那只血紅的眼將吸干了所有的尸體,那些尸體瞬間成了一具具干尸,只剩干癟的皮包裹著尸骨。

    姬晟地下頭,陡然望向墨星染身后的無歌:“現在,到你了。”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