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四十五章結契風波

第四十五章結契風波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午時,陽氣鼎盛。<a href="http://www.25shu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25shu.com</a>

    “星染,是時候了。”墨空戒備的繃緊了手腳,如臨大敵般的看著那個龐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魂體互斥的過程極為痛苦,稍有不慎,正主的神識就將被奪舍之人吞噬殆盡,而現在,吞云獸與姬晟的較量,高下已分。

    姬晟的身體幾乎完全獸化,身形膨脹了幾十倍不止,那巨獸虎齒餮面,通體銀白,吊睛的血瞳突齙的獠牙,粗壯的四爪猶如巨柱,此時正微閉著眼匍匐在地上嘶吼。

    墨星染垂眸,面露難色。

    見墨星染猶豫不決,墨空憤憤的冷哼一聲:“此時若是再不動手,再等下去,怕是只能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身形急速閃過,不及他人反應,墨空抄起一柄長劍身體凌空,劍身發出嗡嗡的錚鳴,朝著吞云獸猛的襲去。

    手起劍落間,墨空凌厲的殺招畢現。

    神識尚未完全覺醒的吞云獸匍匐在地猶如活靶,然而就在掠著寒光的冷刃即將刺中巨獸的眉心時,蟄伏的巨獸猛的睜開了一雙巨眼,眸中迸射血光,電光石火間,近在咫尺的墨空悶哼一聲,身子如同漂萍般被擊飛出數十丈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墨星染痛呼,起身奔去。

    吞云獸覺醒了。

    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結果,吞云獸雖現出了本體,但同時也將姬晟的神識軀體據為己用。

    法壇內濃霧驟起,陣陣威壓讓人胸腔發悶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。”冉泠嘴里念念有詞,她怎么都沒想到,魂體互斥竟還會有第三種結果。

    她驚慌的望向身側的時川,低聲說:“現在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靜觀其變。”時川暗暗握緊了雙拳,臉色冷的像塊鐵。

    濃霧中傳來遠古巨獸渾厚的低吼,腳下的地面隨著吞云獸沉重的步伐震顫。

    它血紅的眸子在霧中猶如黃泉路上的彼岸花,預示著在場所有人死期將至。

    很快,它注意到無歌并未在幾人中,隨著吞云獸狂躁的怒吼,空氣中瞬間冒出無數個拳頭大小的火球,迅猛的從四面八方朝幾人砸去。

    “快跑,是琉璃業火!”濃霧中墨星染大叫一聲。

    那赤紅的火球包裹著淡淡的幽綠,火舌綻開猶如朵朵蓮花,這是無間黃泉之下的業火,能將萬物炙烤為飛灰。

    無數的火球來勢洶洶,所到之處只剩灰燼。

    “竹子,快跑!”鳳玨左躲右閃,慌忙間她看到一團火球即將砸中竹子的后背,然而此時她卻離得太遠。

    就在竹子躲閃不及的瞬間,他短短的胳膊被一雙柔白的手拉住,輕巧的往右邊掠去,火球緊緊擦著他白糯的臉龐劃過,嚇出了他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無歌!剛剛你去哪了?”竹子仰頭望見無歌絕美的臉龐,小臉上滿是驚訝。

    “當心!”無歌拉著竹子躲過又一個火球,額頭上滲出汗珠,顧不上交代來龍去脈,她將竹子送到鳳玨身側,翩鴻般的身影在無數火球中穿梭而去。

    形式險峻,無歌步履生風,濃霧中難以視物,她只能一邊躲閃一邊大喊:“吞云,我人在此,你要我的血,好說,但這琉璃業火實在厲害,再這么下去,恐怕你只能收到我的骨灰了!”

    話音將落,四周無數的火球驟然偃旗息鼓,法壇中只剩濃霧彌漫。

    墨星染將傷勢不輕的墨空扶起,俊臉上嚴峻的神情并無絲毫松懈。

    眼前的吞云獸已然不比方才,從它輕而易舉的操縱琉璃業火就可見一斑,無歌此時現身,實在是欠缺考慮。

    低沉的聲音從濃霧中傳出:“哼,宵小之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您若想碾死我就好比碾死一只螻蟻那般。”無歌心跳如擂鼓,在濃霧中摸索前進。

    “雖然我對您來說不過就是一頓美食,但您不知道的是,我從小聽聞您感天動地的光輝事跡,對您可是崇拜不已。”無歌一邊行進,一邊在濃霧中緊張的四顧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眾人無不驚掉下巴,這都什么時候了,她還有心思拍馬屁?

    空氣靜默了半晌,那個低沉的聲音又響起:“說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若說無歌的話讓眾人驚掉了下巴,那吞云獸的回答更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怎么遠古神獸竟也喜歡聽人拍馬屁嗎?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是從古至今唯一一尊五行神獸,可掌風火雷氣雨,數萬萬年以前,您助父神和九位遠古神祇創下了后神紀大陸,并將部分神靈化為了世間的晴雨,造福普天。”

    聞言,吞云獸血紅的眸子中稍稍顯出些悵惋,誰能想到曾經叱咤風云的神獸如今竟囚困于小小的玲瓏陣中...

    “可是...”無歌眸光流轉,她似乎在濃霧中看到了墨星染熟悉的身影,她朝著那身影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吞云獸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“可是在五百萬年前,那場慘烈的神魔之戰中,您犯下了彌天大錯!”無歌此時已經走到了墨星染近前,他俊臉上滿是擔憂,躺在地上的墨空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“放屁,什么彌天大錯,欲加之罪何患無詞!若不是玄華那家伙,我何至于背上殺戮的罵名!”一時間,沉悶的空氣染上磅礴的怒意。

    墨星染劍眉皺了皺,看著無歌不禁替她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那個叫玄華的家伙辱了您的一世英名。”她手腳極快的將困獸鼓掏出,晃了晃,用氣聲對墨星染說了句:“幫我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墨星染愣了愣,無歌手中檀木的小盒包裹著淡淡的藍光,一看就知不俗。

    “一會你就知道了。”無歌示意墨星染跟上她。

    濃霧中,為防走散兩人貼的很近,無歌邊走邊朗聲說:“我知道這玲瓏陣沙漠中的這方綠洲出自您手,可是您不覺得讓您布云施雨著實大材小用了嗎?”

    霧中悶哼:“哼,如今我神靈隕去大半,就連施雨也...”吞云獸忽然意識到似乎說的有些多,巨大的獸爪一揮,將濃霧驅散:“廢話說夠了,你準備何時將陰陽血獻上。”

    颶風刮過,濃霧散盡,眾人或驚恐或謀慮的神情頓時無處可躲。

    鳳玨注意到墨星染身側緊貼著無歌的身影,美目中驚訝一閃而過,隨后變得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“這不,我已經到您腳邊上了。”無歌仰頭望著眼前的龐然大物,后背出了一層薄汗。

    如此饕餮巨獸,她如何能一舉取得它的眉心血。

    方才她在腓牙石內掀開了困獸鼓,木制的盒蓋上刻了幾個字:滴血互融,心心相印。

    既是要互融,那必是意味要將結契雙方的血共同滴到困獸鼓內,于是她問老吳頭,這血有何要求,老吳頭老神在在的指了指眉間,意味眉間血。

    現下無歌面對這撼天動地的遠古巨獸,她一個頭兩個大,吞云獸不肖動一根手指頭,唾沫星子都能將她淹死,要想取它眉心血,談何容易!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那便開始吧。”吞云獸血盆巨口開合,無歌一想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,腿都開始打顫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,好。”

    無歌硬著頭皮一躍而起,攀上吞云獸的巨爪,騰躍著向上爬:“不用您動手,我自己送到您嘴里。”她一面笑臉嫣然,一面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爬到吞云獸三丈寬的背脊上時,無歌已經忍不住想哭出聲來,自己逞的能,哭著也要逞完。

    她朝墨星染使了個眼色,暗暗握緊了一直別在衣裙下的短刀。

    咫尺之間,她已經聞到了吞云獸血盆大口中腥膻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爬到吞云獸頭頂,看著吞云獸如她大腿般粗細的獠牙,不禁全身發麻。

    “墨星染!”她眼一閉心一橫,大吼出聲,墨星染抓起法壇內的幔帳騰躍而起,長臂一揮,兩丈有余的幔帳在空中翩然飄飛,如夢如幻。

    趁著吞云獸怔愣之際,無歌握緊短刀迅速刺向吞云獸眉心,招式迅猛,短刀猛的沒進了吞云獸眉間的皮肉之下,剎那間,巨獸一聲怒吼響徹云霄,龐大的身軀劇烈顛顫,將無歌的身子陡然甩到空中,一張血盆大口朝著空中的無歌咬去。

    就在它的獠牙即將觸到無歌身子的瞬間,那滿天蓋地的幔帳突然遮覆住了它的眼,幔帳上縫了利鉤,好巧不巧的啄傷了吞云獸的巨眼。

    在巨獸沉悶的怒吼聲中,墨星染飛身躍起,將無歌的身子接住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間,兩人穩穩落地。

    “快!”無歌慌張的拿出困獸鼓,將吞云獸的眉心血滴到盒子內。

    就見盒子內‘呼’的燃起一簇藍色的火焰,火舌張揚欣喜的跳躍著。

    “你的,快,墨星染,將你的眉間血滴進去,與吞云獸結契!”無歌拿著刀就向墨星染俊臉上招呼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,一個紫色的身影從兩人身側一掠而過,無歌手中的困獸鼓焉得不見了。

    時川身手極其敏捷,方才他默默蟄伏在暗處目睹了一切,此時他拿著困獸鼓臉上騰起興奮的笑,只要有了吞云獸,萬古天,四海,冉泠,屬于他的一切,他都將得到!

    “時川,站住!”無歌反應過來,迅速追趕上去。

    墨星染眸子一冷,果然,四海要反!

    或許是吞云獸的緣故,那柄短刀見了血,刀鋒陡現,刀身長了一丈有余。

    此時那刀對于無歌的身軀而言太過沉了些,但她顧不上許多,奮力提起刀,朝著時川就是一頓亂砍,然而時川幼時受家族培養,身經百戰,對于無歌毫無章法的亂砍顯得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他抬起長腿,看準無歌揮刀的間隙,鞭腿一踢,猛的擊中了無歌的腹部。

    驚呼一聲后,無歌仰面倒地,她唇角滲出一絲鮮血:“陰險小人,尸西村結下的梁子,我們今日一并算算!”無歌拄著長刀艱難的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,待我與吞云獸結了契再來了結你。”時川一臉鄙夷,他腳背勾起地上一柄刀刃,抬手朝自己眉心而去。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