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四十六章螻蟻,與我結契!

第四十六章螻蟻,與我結契!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‘砰朗’脆響,時川手中那柄刀刃應聲落地,他面帶怒色的望向墨星染:“萬古天養的狗倒是衷心。<a href="http://www.wjxs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wjxs.cc</a>

    墨星染不知何時趕到了無歌身側,及時阻止了時川。

    話不多說,他面色深沉的接過無歌手中的長刀,后腿發力向前突進,速度極快,長刀刀尖垂地摩擦出點點火星,他猛地將長刀舉起,兜頭砍向時川,吹毛斷發的刀刃勢如破竹。

    他身形高挑,那柄長刀在他手中舞的赫赫生風,一刀砍下去,時川險之又險的擦身躲過要害,手臂上卻被生生削去大塊皮肉,露出森白的骨頭。

    “墨星染,萬古天沒白養你這么多年,我實話告訴你,四海早就不憤天帝統轄,神族千萬年間毫無建樹,如今魔族橫行霸道全是因為他!”時川捂著手臂冷哼,眸光陰險萬分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不大,卻堪堪傳進了不遠處鳳玨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冉泠:“二嫂,時川說的是真的嗎?四海當真要反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妹妹你別聽他瞎說,他們西海歷來愛出亂徒,我...”冉泠慌忙向鳳玨解釋,但她的眼一瞬不瞬的盯著時川那邊,眉頭緊鎖。

    那廂墨星染俊臉冷如寒冰:“少廢話,放下困獸鼓,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無需多言!”寒光閃過,墨星染持長刀再度發難,一招一式鏗鏘有力,招招帶著凌厲的刀風。

    短兵相接,時川拾起劍,單臂擋住前胸,卻沒料到那刀竟‘砰’的一聲將他的劍生生砍斷,眼看即將砍向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就在刀刃即將見血的瞬間,墨星染神色一凜,手腕單挑將刀峰一轉,借用刀背之力將時川擊退數十步。

    時川倒在地上淬了口血,目光依舊陰測測的望著兩人。

    “無歌,去拿困獸鼓。”墨星染將刀收回,對無歌說道。

    無歌走到時川近前,彎身撿起地上的困獸鼓,轉身欲走,卻聽到時川不咸不淡的說:“妖物配狗,你倆倒是天作之合。”

    聞言,無歌眸中的怒火熊熊燃起,她隨手撿起地上的斷劍,直逼向時川的脖頸:“你不配詆毀任何人,因為你連人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身后卻傳來墨星染的輕喚:“無歌,別。”他深知,若是此時殺了時川,四海必將借機發難,可如今萬古天腹背受敵,實在不是內訌的時候。

    無歌回身看向墨星染,見他星眸中有些許懇求的意味,長嘆一聲,就欲將斷劍撤開。

    可誰知,她的手肘突然受了一股力,毫無征兆的,無歌手中那柄斷劍猛然刺穿了時川的脖頸,動脈噴涌的熱血灑到她眼皮上,無歌登時怔住了。

    見時川與墨星染兵戎相見,鳳玨幾人放心不下,就都圍了過來,可方一來到,就看見時川瀕死,幾人不可置信的望向拿著斷劍的罪魁禍首。

    “啊!”冉泠刺耳的尖叫聲在身側響起,將怔愣的無歌拉回了現實。

    時川目眥欲裂的死死瞪著眼,大張著嘴,滿臉不可置信,此時他最后一口氣還未咽下,冉泠已經沖到他身前抱住他,哭的傷心欲絕。

    他如同離了水的魚,嘴唇翕合:“泠兒,為,為何...”話沒說完,咽了氣。

    冉泠泣不成聲:“時川你別死,時川!”

    形勢急轉直下,除了墨星染外,所有人都視無歌如蛇蝎,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然而誰也沒注意到,此時冉泠的頭緊緊貼附在時川耳邊,低聲說了句話,隨后嘴角抿了抿,竟微微笑了...

    —

    正午炙熱的空氣中彌漫著悲愴,遠處吞云獸憤怒的低吼和冉泠不休的痛哭交雜,擾的人心煩意亂。

    無歌沒有多做解釋,事已至此,解釋也是徒勞。

    她走到墨星染身側,將困獸鼓遞給他:“你信我嗎?”她的聲音很低,低垂著頭。

    “信。”墨星染并沒有接過困獸鼓,緊皺著劍眉給了她一個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知道,無歌并沒有真的想殺害時川,但他卻沒看清那須臾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,緊接著,無歌手中那柄斷劍已然洞穿了時川的命脈。

    無歌揚起臉,淡淡疏離的笑顏掩飾不了她復雜的眼神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遠處的吞云獸發出了躁動,它翕合著鼻孔吹起一地塵埃,粗壯的前肢沉重的錘打著地面,瞬時間地面震顫讓人雙足難立。

    “盟契,快。”無歌臉上神色一凜,差點忘了,此時卻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。

    她將困獸鼓塞到墨星染手中,東倒西歪的轉身欲去拖住吞云獸。

    “哼,有些本事,竟尋到了困獸鼓,只可惜那困獸鼓在你們幾個廢物手中,委實浪費。”法壇上空突如其來一個聲音,只聞其聲卻未見其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鳳玨仰望著頭頂大叫到,震顫的地面讓她顯得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法壇上空傳來一聲冷哼,隨之而來的是藍色的衣裾隨風招展,半空中突然出現一個長身而立的男子,一襲藍衣眉眼如畫,臉上的神情淡漠疏離。

    他藍袖翩飛,掌心祭出一個金色的鐘,通體燦金的鐘凌空飛至半空,豁然變大,遮擋了半面天空,那鐘低鳴著轟然墜地,將吞云獸籠罩在內。

    腳下的大地停止了震顫。

    “孟凡青!”冉泠驚訝的喚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無歌見過這個人,他是與他們同時入陣的九人之一,她只記得在尸西村一別之后,就再沒見過此人,直到再與冉泠幾人相遇他也沒現身。

    “無歌,小心。”墨星染瞇著眸子低聲說。

    此人有鬼,孟凡青周身的散布著靈力的氣場,可這玲瓏陣封印靈力是不爭的事實。

    他存心隱藏苦苦經營至今,怕是來者不善。

    只見孟凡青修長的手指微微屈起,墨星染手中的困獸鼓焉得騰空而起,眨眼間就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謝謝你們,這困獸鼓可幫我了大忙了,我還正愁如何制服吞云獸呢,沒想到撿了個現成的。”他陰陽怪氣的語調與他淡漠疏離的外表毫不相符。

    墨星染皺了皺眉,不動聲色的提起長刀,就在孟凡青欲取眉心血滴入困獸鼓時,他猛地將長刀擲向半空,破風而去的刀刃帶了披荊斬棘之勢飛向孟凡青。

    然而他眉稍一挑,凌空微微側身,輕描淡寫的將迅猛的長刀躲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,你是聰明人,何苦呢?”孟凡青鄙夷的俯瞰著腳下幾人:“你不過是萬古天的養子,何苦為他們一家老小賣命?”語氣中不無譏諷。

    “想你年紀輕輕已然躋身凌天境,可惜萬古天不識貨。若是他們不待見你,不如來我青峰君座下,我定好好疼你。”孟凡青從半空中陡然俯身沖到墨星染身前,修長的手指撫了撫墨星染的俊臉,狹長的眸子中染了些戲謔。

    青峰君,這個名號綺淵曾不止一次跟無歌提起過。

    無歌驚訝的捂住了嘴:“你就是青峰君?!”

    孟凡青冷冷的看向她:“正是鄙人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是魔族?”無歌睜著大眼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哼,我青峰君不屬三界任何一道。”他聞言皺了皺眉,生平最恨別人說他是魔!

    “可是綺淵說你就是魔,他說你是一座青山得了機緣修了魔,讓我見了你一定要繞道走!”無歌記得清清楚楚,綺淵提及此人之時,恨的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綺淵?”

    無歌點了點頭:“一個銀發的妖怪。”

    孟凡青狹長的眸子光芒流轉,他默了默,突然抬頭看向無歌:“我想起來了,一頭銀發,長得很生俊俏。那年我無意在山腳救了他,看他生的俊俏,就想與他成親...”他的臉頰疑似飄過一縷紅云。

    然而幾人聞言頓時石化了...

    無歌做夢也沒想到,綺淵恨青峰君恨的咬牙切齒,竟是因為這么個事兒...

    就在這時,青峰君那金色結界轟然碎成齏粉,吞云獸咆哮如雷的怒吼讓幾人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孟凡青臉上的神色驟然泠冽,那可是金剛結,是他耗費千萬年修為所鑄,他可以拍著胸脯說,這是普天下最為堅固的結界!

    按理說吞云獸此時虛弱不已,應付靈力被封印的墨星染幾人已經精疲力盡,它是如何能破了他的金剛結?!

    回頭看去,只見吞云獸龐大的身軀上出現處處斑駁的血跡,有些皮肉已然焦黑。

    孟凡青目露驚訝之色,身側的墨星染怔了怔:“吞云獸竟生生用血肉撞開了結界!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!”吞云獸沉悶的低吼聲帶著滿腔的憤怒。

    此時,它的四肢已難以支撐它龐大的身軀,撞開結界之際,頹敗的癱倒在地,大地為之一顫。

    “玄華他,在哪!”

    法壇內狂風驟起,暴雨忽至。

    孟凡青手中的困獸鼓和地上愣神的無歌,忽而被狂風裹挾而去,短短瞬間,無歌與困獸鼓墜落在吞云獸面前。

    吞云獸血色的眸子直直盯著無歌,她在它面前猶如螻蟻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雙腿發軟,被遠古神獸的威壓震懾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孟凡青眸子沉了沉,他還是低估了遠古神獸的威力,即便是神靈隕了大半卻依舊強悍如斯,難以想象,若是全盛時期的吞云獸,眨眼間顛覆一座城池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結契。”

    吞云獸沉重的聲音自它胸腔嗡鳴而出。

    它粗壯的前爪上尖甲‘噌’的亮出,將困獸鼓推到無歌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?”無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吞云獸巨大的獸首上鼻孔翕張,沉重的呼吸間竟帶了絲絲雨水?

    無歌顫抖著牙關抬起頭,她驚訝的發現,吞云獸哭了...

    血色的瞳眸中滾落一道如注的血淚,它說:“螻蟻,與我結契!”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