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五十章煙云城

第五十章煙云城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萬古天的盛筵早已散去,此刻岐洹山幽靜的山谷間,繁茂的密林中,無歌躡手躡腳的一步三回頭,肩上背了個小小的行囊,舉止間,說不出的賊眉鼠眼...

    “徒兒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隱秘的樹林里傳來熟悉的聲音,無歌后脊上登時躥起一溜雞皮疙瘩:“啊?趁著天兒好,出來采點蘑菇,呵呵,采點蘑菇...”

    她眼尖的瞅見不遠處古樹下長著幾株討喜的小蘑菇,趕忙蹲下‘采蘑菇’。<a href="http://www.25shu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25shu.com</a>

    “哦,是嗎?天兒好就要采蘑菇,為師記住了。”墨星染高挑的身影陡然出現在無歌身側,瞇著眸子:“徒兒真是勤勉,這么一會兒,都采了一包裹的蘑菇了。”說著,手指微微上挑,無歌肩上系了死扣的行囊,自動開解,散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等...等...”無歌不及反應,見行囊中的物件已經得見天光,小嘴一癟,心中默默將墨星染祖宗十八代問候個邊。

    散落的行囊里,揣了十幾個干馕,幾個水果,一壺水,還有...困獸鼓和墨星染身上的佩玉...

    墨星染皮笑肉不笑的望向她:“徒兒這是要出遠門啊,怎么,拿著為師的佩玉是想睹物思人嗎?”

    一看也沒必要裝下去了,無歌氣急敗壞的將東西拾起來:“思人,哼,你還是人嗎?我都已經答應了,等我把事兒辦完就跟你去那個勞什子神啟齋,你倒好,陰魂不散的跟著我,要不是你多少還知道男女有別,我真怕晚上睡覺你要跟我跟到榻上去!”

    “可以嗎?”

    墨星染拿折扇杵著下巴,垂眸皺眉,似乎覺得無歌這個“提議”還不錯。

    無歌:“......不可以!”

    墨星染點點頭:“同寢一張床還是欠妥,不過同睡一屋倒是...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!”無歌將那塊佩玉扔到墨星染身上,氣呼呼的扭臉就走:“我去找玄門閣,你別跟著我了!”

    墨星染佇立在原地:“好,我不跟著你,不過...”他環抱著手臂,好整以暇的看著無歌的背影:“你知道玄門閣在哪嗎?”

    無歌聞言腳下一頓,眸子滴溜溜地轉了轉,小臉上立馬換上諂媚,轉過身來:“師父,方才徒兒失言了,您別放在心上,您看天兒這么好,要不,咱去散散心?”

    “為師不能出爾反爾。”墨星染俊臉上愁云慘淡,故作深沉的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無歌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出爾反爾的事兒還少嗎?

    “墨星染,你就直說這個忙你幫還是不幫!”無歌叉著腰,嚷嚷起來。

    “幫,不過...你要答應我一件事。”墨星染正色轉過身來:“待救活蔻蔻回到神啟齋之后,無論發生任何事,你都不能打退堂鼓。”

    無歌揉了揉鼻子,神啟齋說到底不就是書塾嗎,能發生什么事兒?戒尺打掌心?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為定!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祥云上,無歌看著身側欣長的身影,鼻頭發酸。

    當初若不是綺淵那家伙非帶她來什么岐洹山盛筵,如今她也不會‘認賊作父’,莫名其妙多了墨星染這么個倒霉師父。

    腳下的霧海波詭云譎,層層疊疊的障住了地上的風景,無歌連如今身在何處都不知道,頓時覺得自己身若浮萍,這偌大的后神紀大陸上,連個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我們還有多久到?”無歌悶悶的聲音透著哀嘆。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墨星染不知在思索些什么,劍眉緊鎖目露深沉。

    不多時,祥云在霧中緩緩下沉,夕陽西斜,橘色的陽光穿透云層,將眼前的景色染上柔和的余暉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寂靜無人的山腳,濃霧環繞的半山腰上長滿了蔥郁的云杉,空氣中的露很重,呼吸間鼻腔里滿是陰陰的涼意。

    “到了,這里隸屬于人族所居的凡清界,我們接下來的路只能步行了。”墨星染廣袖一揮,那朵祥云焉地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哪?”無歌四周環顧了一圈,這里除了靈山秀水外人跡罕至,倒確實像是仙山洞府。

    “這是山。”

    無歌翻了個白眼:“要你說,我不認識這是山!”

    “這是煙云城外的一處靈山,如此磅礴的靈氣可供山上數萬生靈修煉,煙云城周邊如同這座山一般的靈山還有不下幾十座。這里本是古戰場,本不該有這靈山秀水,從這濃霧中隱隱散發的怨氣就可得見。可如今這里卻成了人族修入‘五境之道’人數最多的地方,你可知為何?”墨星染說著,循循善誘的目光望向無歌。

    面對墨星染俊臉上期待的目光,無歌垂眸沉思:“唔...因為...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墨星染欣慰的勾了勾唇角: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你是師父,你先說。”無歌晶亮無邪的眸子望著他。

    墨星染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唄。

    “因為玄門閣。”墨星染將折扇扣在無歌頭上:“玄門閣能了天下人心愿。”

    玄門閣雖然神秘,卻并非隱世,相反,亂世之中這個奇門卻選擇了大隱隱于市。

    由五百萬年前的神魔之戰后,玄門閣盤踞在了凡清界的煙云城,四川五海有心求愿之人絡繹不絕,但相傳從玄門閣求愿歸來之人,皆是終日不見笑顏,郁郁而寡歡。

    只因,玄門閣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。

    “可按理說人們心愿得成應該高興啊。”無歌不解:“還有,這古戰場變成了靈山秀水,與玄門閣有何關系?”那雙水汪汪的大眼一瞬不瞬的望著墨星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嗎?”墨星染邁開長腿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看墨星染故意調她胃口,無歌憤憤嘀咕了一句,緊趕慢趕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過山腳下一段泥濘的山路,日光已經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沿途的路邊上開滿了五顏六色不知名的花兒,樹上結了不知名的果子,狀似芙蓉,看上去喜人極了,可是這熟透的果子卻無人采擷。

    樹上嘰嘰喳喳的一群猴子跟了他們一路,一個個餓的皮包骨,兩只幽幽的眼睛盯的無歌渾身不舒服:“這些猴子,怎么跟要吃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,徒兒好眼力。”墨星染偏頭看向她,目光卻說不出的詭異。

    無歌猛地彈開三步遠,險些坐到了泥里:“你干嘛!”

    墨星染沒繃住,唇角微微勾起:“猴子天生靈智敏捷,它們嗅到了這奇花異果中的怨氣,所以即便餓的皮包骨,也不愿食用這芙蓉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墨星染欲言又止,稍稍頓足看了看無歌,復又搖搖頭繼續行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怪嚇人的。”無歌兩步跟上去,緊貼在墨星染身側。

    “進了煙云城后你當心別讓自己傷著,如今魔族橫行,難保城中無妖魔一道之人。對了,我給你的香囊呢?”

    無歌摸了摸懷里的香囊和腓牙石:“在啊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點點頭:“千萬小心,莫要大意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不遠處的城郭已顯輪廓,高聳的暗色的城門緊閉著,天色沉沉,城門下寥寥站著幾個守衛,城門上燃著一排火把。

    兩人走到城門邊,未到近前就聽到城中喧鬧鼎沸的人聲,城門后不時飄起幾只搖曳的孔明燈。

    守衛揉了揉眼,看向身前兩人的目光中有片刻失神,這兩人出眾的容色仿佛從畫中走出的謫仙,讓人移不開眼。

    “敢問這里可是煙云城?”墨星染微笑著問到。

    無歌隨著墨星染在冗長的城門洞中穿行:“你剛剛是怎么做到的?”方才那守衛竟二話不說的將緊閉的城門推開。

    一般人族的城邦是有宵禁的,入夜即刻關閉城門,城中百姓亥時后不許出行。

    “我沒做什么,你看這煙云城,像是有宵禁的樣子嗎?”

    墨星染抬手指向城門外,空中飄著無數橙紅色的孔明燈,似滿天螢火紛飛,高高低低隨著夜風起伏,讓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街道上張燈結彩,街邊的店鋪里坐滿了人,孩童們三五成群的舉著手里的彩燈嬉鬧,販夫走卒高聲叫賣,幾個醉漢摟著身側貌美的姑娘低聲竊語。

    無歌看傻了眼,呆楞的站著原地。

    墨星染敲了敲她的腦袋瓜:“傻了?走啊!”牽起她的手朝城中走去。

    “煙云城是出了名的民風開放,這里每逢初一十五都有趕夜集的習慣,今日恰逢十五,月亮雖被云掩住了,但不妨礙百姓們湊熱鬧。”墨星染將身上長袍罩在無歌身上:“更深露重,你穿的太清涼了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皺了皺眉,路邊酒肆里的幾個醉漢,幾雙眼睛跟粘在了無歌身上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那個簪子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簪子?”

    “玄華帝君給你的簪子。”墨星染俊臉上稍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“在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簪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無歌不明所以的將長發挽起,將簪子插到腦袋頂上,容貌瞬時斂去了幾分嬌艷,清秀的面龐活脫脫一個伶俐的少年樣。

    墨星染用高挑的身軀遮住她,右手單手結印,無歌身上清涼的衣裙眨眼間布料多了幾塊,成了件肥大的衣袍。

    墨星染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走吧,為師帶你去感受一下這凡清界的煙火。”

    隨即拉著她走進了一間燈紅酒綠的勾欄瓦舍...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