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五十三章神秘邀約

第五十三章神秘邀約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煙云城,西郊外破廟內

    狗蛋兒屏住呼吸,顫著手探了探甘水桶里那女子的鼻息,緊接著長吁了一口氣,忙正色道:“麻子,二愣,快去廟外頭探探有沒有人。<a href="http://www.1kanshu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1kanshu.cc</a>

    此時夜半三更靜悄悄,月亮都掩在了濃云后,荒郊野外唯有夜蟲嗡鳴,哪得見半個人影?

    麻子低聲嘀咕道:“小鬼兒這個點兒都該睡了,還能有人?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屁話,快去!”狗蛋兒怒目圓瞪,人雖小,氣場卻很能唬人,要知道他小小年紀能在乞丐堆里混出名堂,靠的可不是撒潑打滾!

    麻子登時有些發怵,拉著二愣一溜煙的‘望風’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眾乞丐打圈圍住了甘水桶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眼看這甘水桶里的女子絲毫沒有醒來的征兆,狗蛋兒狠狠揉了揉腦袋上的一窩亂發,嘴里低聲咒罵:“他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這擺明是讓人家算計了,看這女子穿著打扮不似尋常人家,若不是被人毀了清譽的哪家貴府小姐,就是哪個達官貴胄的金屋嬌妾被正房賣給了人牙子。

    總而言之言而總之,他們這回惹了大簍子了!

    幾個乞丐直勾勾的盯著女子俏麗的臉龐,哈喇子淌了三丈長,他們成日里飯都吃不飽,何曾見過這等貌美的女子,不禁起了歹心:“老大,要不...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個親舅姥爺,你們是豬油蒙了心了還是腦子被驢踢了,這娘們誰沾上誰倒八輩子血霉。”狗蛋兒猛地揪住身前一乞丐衣領,仰著腦袋嚷道:“你活夠了?那你上!”

    那乞丐瑟縮了脖子:“沒,沒活夠...”

    就在一眾乞丐心思各異之時,甘水桶里的女子睫毛顫了顫,櫻唇翕張:“水...水...”

    “老大,她醒了!”

    狗蛋兒聞聲回過身,對上一雙驚恐的眸子:“你,你們是?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城中乞兒,夜里沒地兒住,來這破廟里尋片瓦蓋身。”狗蛋兒眼珠子一轉,機警的問到:“你又是誰?”

    女子搖搖晃晃的扶著桶站起身來,有些嫌惡的看向狗蛋兒:“我,我...你可曾見過顧郎?”

    初秋的涼夜里,她那一襲紗裙貼著玲瓏的身段顯得有些單薄,幾個乞丐色瞇瞇的眼神在她身上不住流連。

    “我說小娘子,你那情郎定不是什么好東西,你別看哥兒幾個這幅窮酸相,可褲襠里那玩意兒保準兒能讓你快活上天!”說著,一個乞丐不顧狗蛋兒的怒斥,朝女子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破廟外望風的二人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:“老大!來,來人了!一男一女!”

    狗蛋兒皺眉,抬腿一腳踢向那**熏心的乞丐:“上啊!讓你那病怏老娘給你收尸!”

    那乞丐趴伏在地上,一雙腌臢的手攀著女子的秀足,鼻子湊到女子腳下:“真香,死也不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。”狗蛋兒朝那乞丐吐了口唾沫,抬頭沖那女子厲色道:“說,你他娘的到底是誰?!”

    女子瀲滟的眸子泫然欲泣:“我,我叫玉如。”

    這名字耳熟,狗蛋兒眨巴著眼想了想,隨即腿腳發軟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...

    煙云城里誰人不知誰人不曉,紅云樓的花魁就叫玉如!

    而頭兩日廣源府大宴上出了個天大的消息,街頭巷尾都傳瘋了!

    說是這煙云城的城主要娶妻了,娶的就是那紅云樓的花魁!玉如!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無歌與墨星染兩人快馬加鞭的出了西城門,尋到了西郊外的一所破廟前。

    就在臨近子時之際,紅云樓的雅間內,無歌與墨星染從豆眼男口中收到了一個神秘的‘邀約’,于是便從老鴇那討來了兩匹快馬,踏著月光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說,這該不會有詐吧。”無歌戚戚的揉了揉鼻子,此時她已換上了一襲素紗,是從紅云樓一姑娘身上扒下來的,秋夜涼風順著她劈到大腿根兒的裙裾灌了進來,她不禁打了個冷顫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無歌也沒顧上布料多少,只好硬著頭皮套上了。

    墨星染瞟了一眼無歌清涼的衣裙,劍眉微顰,單手反覆間,無歌身上瞬時多了一件厚重的貂絨。

    無歌:“......”

    這是初秋!不是隆冬!

    “我與你一同進去。”墨星染滿意的點點頭,邁開長腿,朝那破敗的小廟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無歌攏著貂絨跟上去:“那人說了,要我獨身一人前去,我怕...”

    墨星染頓足回身,沉聲說:“此事詭異,倘若真是歹人,恐怕那人瞬息間就能將你元神碾成飛灰。”

    方才在雅間內,本該睡到天明的豆眼男陡然醒了,一雙黃豆大小的眼空洞洞的,說話間,口中的語調極其怪異。

    他說:“我家公子有意請姑娘一見,子時三刻,西郊破廟。煩請姑娘以原本面貌只身前來,公子定將誠心以待。”說完,呼呼倒頭睡去...

    “那是傀音。”墨星染抬頭看向那間破廟,目露深沉。

    五境之道本就是此消彼長,那人既能破了他的‘神惑’并施以‘傀音’,想必境界并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總覺得此事或許與玄門閣有關,若是你我同去,他不現身又當如何?”無歌披著貂絨,額角滲出絲絲汗意。

    墨星染皺眉默了默,片刻后附在無歌耳邊低聲說了句話,隨即轉身隱到了暗處。

    無歌聞言美目眨巴了兩下,有些茫然的看著墨星染身影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她沒聽錯吧?這都什么餿主意啊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破廟內,狗蛋兒帶著一眾乞丐藏到了大佛像后。

    別看這破廟年久失修,坍墻漏瓦的,單是從這尊結滿了蛛網的大佛像就可得知,這廟曾經香火鼎盛,信眾無數。

    此時,佛像后十幾雙幽幽的眼睛透著亮光,一瞬不瞬的盯著廟院內的兩個女子...

    沒想到,這世間竟還有如此貌美的女子,生生將玉如傲人的容色襯的暗淡無光。

    不過這事兒怎么看怎么詭異...

    初秋,深夜,城郊破廟,兩個貌美女子...

    “老大,這,這該不是妖怪變得吧?”狗蛋兒身側一乞丐戰戰兢兢的用氣聲問道。

    從前他們村兒里就有過一樁怪事,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從河里撈出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,那女子醒來后非要嫁與這漢子為妻,村里人都說這莊稼漢好福氣,可是沒過多久,那漢子全家接連慘死,尸體被人開膛破肚,五臟六腑全被掏了個遍...

    后來一游方的道士途經村里,村民這才知道,那女子原來是一狐妖所化...

    “噓!你瞅瞅你全身沒二兩肉,就算真是妖怪也不會吃你!”狗蛋兒低聲呵斥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就聽廟院內玉如激動的叫嚷起來。

    “顧郎何在?你說,他是不是反悔了!”玉如頓在地上,一雙美目中泛起漣漪,晶瑩的淚珠從臉龐滑落。

    “啊?”無歌一臉迷茫的扶起她:“姑娘你先別忙哭,這其中可能有什么誤會。”

    “誤會?”玉如冷哼一聲,猛地將無歌推搡開:“你告訴那個沒良心的,我玉如就算被那老妖物折騰死,今生也定不會與他再見一面!”

    “你是玉如?!”無歌聞言倒抽一口冷氣:“紅云樓的玉如姑娘?”

    玉如抽泣著頓了頓,猶疑的望向無歌:“你不是顧郎的小妾?”

    “顧郎是誰?小妾?不不不,我叫無歌...”

    玉如上挑的鳳眸將無歌上下打量了一番,心中大概有了定論。

    此女容色當真世間少有,舉手投足間魅惑天成,饒是她流連煙花之地多年,猛然一見也是心驚。

    顧郎若是真有此等美人在懷,恐怕‘天女愿’也難惑住他心。

    “你認識我?”玉如臉上流露妒色,站直了身子,弱柳扶風般的抬手拂了拂鬢角的碎發。

    無歌心想,何止是認識,正愁沒處找她呢!

    面上不動聲色的笑笑:“玉如姑娘,此事說來話長,只是今夜我受人邀約來到這破廟,沒曾想卻在此處遇到了姑娘你...”

    “受人邀約?”玉如狐疑的轉了轉眸子,誰會在三更半夜將一女子約到這等鬼地方來?莫非這女子如她一般,也是...

    “你受何人之約?”這煙云城中富商大賈皇親貴胄她記得清清楚楚,誰人竟能只手遮天,將如此美人藏在那老妖物眼皮子底下,沒被他發現...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無歌坦誠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不料,玉如卻不由冷笑一聲:“你不清楚?你連受何人之約都不知道就敢來赴約?你可知道這是什么地方?說,你究竟是誰?!”

    就在無歌百口莫辯之時,破廟外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。

    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,還未到門口,那人就低聲喚道:“如兒,如兒我來了!”

    無歌勾著腦袋朝廟門外看,心跳如擂鼓,來人恐怕就是邀約她來的那位‘公子’。

    只見那人衣衫襤褸,一頭鳥窩般的亂發油膩膩的打著綹,緊緊貼附在臉上,拄著一根破棍兒,手拿一個破碗,渾像是餓了十幾天,膚色黑里透著黃,黃里透著青...

    與此同時,玉如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,捂嘴驚叫到:“顧,顧郎?!”

    “二,二牛子!”大佛像后‘唰’地探出十來個臟兮兮的腦袋。

    無歌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倒,這,這就是邀約她子時三刻只身前來一見的‘公子’?!

    “乞,乞丐?”無歌張口結舌。

    來人嘿嘿一笑,露出一排黃澄澄的大牙...

    <br /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