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五十五章求愿

第五十五章求愿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骨蓮綻著幽異的冷光,猶如剝絲抽繭般,千瓣花葉層層凋落,蓮心卻不斷孕育出新的蓮瓣。<a href="http://www.kan121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kan121.com</a>

    “生靈往復,我只是將她渡離了苦海,你看...”東衍面上銀制的面具泛著柔光,他仿佛在欣賞一件絕世珍寶,目光中滿是贊嘆:“她的‘骨語’何其絢麗。”

    無歌禁咬著下唇,兩只眼盯著懸浮于空的骨蓮,額上滲下顆顆汗珠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開始,她猛然發現手腳不受使喚了...

    此時,她緩緩弓腰屈膝,雙手合十高舉過頂,心中千般不愿化成譏笑:“可笑至極,你言之鑿鑿,卻是視人命如草芥,生靈在你眼中不過買賣,談何度化眾生!”

    東衍置若罔聞,他輕巧一笑,腳步緩緩移過,周遭景物驟然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無歌跪伏的地面仿佛泛起漣漪,破廟棚頂開敞,子夜漆黑如墨,隨著東衍一聲輕嘆,古佛周圍亮起刺目強光,破廟內霎時間宛如白晝,數百朵骨蓮從古佛身后浮出,升至空中宛如點點星辰。

    刺目的強光將無歌晃的睜不開眼,一雙冰冷的手輕輕撫在了她的眼皮上:“人心若無雜念,世間何來神佛。”

    無歌睫毛顫了顫,她嘗試著睜開了眼,那奪目的強光化成了朦朧的虛霧,她抬頭望向空中,不禁驚駭出聲。

    墨色夜空中漂浮的那哪是什么骨蓮,而是成百上千的惡鬼!

    那些惡鬼如同地獄業火中的修羅,此時那千百張駭人的面孔正叫囂著朝她撲來!

    無歌下意識的想逃竄,奈何手腳依舊動不得絲毫,就在那前赴后繼的惡鬼帶著腥臭的涎液直撲她面門之時,一道藍光閃過,空中不計其數的惡鬼登時化為烏有。

    “人性丑惡如斯,如今,你可知我為何稱之為‘渡’。”東衍冷冽的嗓音響起,破廟內的景物又變得真實起來。

    無歌還沒回過神來,方才差點就成了惡鬼的盤中餐,現下她還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姑娘,今夜你并未履約,恕我不能誠心以待。”東衍意味深長的目光飄向破廟外。

    “啊?”無歌眨巴著眼,有些不知所謂:“我這不是來了嗎?”

    那朵骨蓮不知何時又化為了白骨,東衍將它收入囊中:“此事不假,可,廟外等你的公子,想必該著急了吧。”他抿嘴笑笑。

    無歌聞言一雙美目瞪的比銅鈴還大,壞了!她把墨星染給忘了...

    “他只是伴我出城,你也知道這荒山野嶺的,你約我的方式又那么詭異...只是以防萬一。”無歌向來撒謊面不改色,只是今日在東衍面前,她卻多少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東衍微微頷首:“然也,可我玄門閣的規矩不能破。”

    “唔...”無歌自打進了這破廟,腦子里一直就不清醒:“不破不立,閣主你看今日你我相談甚歡,我也見識了你的神通,這樣吧...”她眨巴著水汪汪的眼:“你遷就遷就我。”

    無歌突如其來不按常理出牌,著實讓東衍愣了愣:“如何遷就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難,今夜你跟我做這樁買賣,穩賺不賠。”無歌賊兮兮的小臉上掛著痞笑,走到東衍身邊,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攀上他冰冷的臂膀,東衍下意識的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無歌打了個寒戰,這人不光看著冷,湊近了更是跟個大冰窖似的:“我有一個朋友,她被人制成了‘鬼煙’,我想向你求愿,救她一命。”無歌賊眉鼠眼的四顧一圈,從懷里掏出綠幽幽的腓牙石:“喏,她就在這里頭。”

    一方碧綠的小石中游弋著魂魄,東衍眸光深了深,就見無歌又從懷里掏出困獸鼓,說道:“此物中有父神座下吞云獸,你若是幫我了了我的心愿,那這困獸鼓就歸你了。”她大大的眼中透著精光。

    東衍臉色有些不自然的拂開她的手,修長的指節撫著下巴沉吟不語。

    果然,墨星染說的法子奏效了。

    方才進破廟之前,墨星染說讓她務必出其不意,先亮出殺手锏,徐徐圖之。

    無歌本還埋怨墨星染出的什么鬼主意,如今看來,卻是有那么點意思...

    腓牙石,困獸鼓,隨便挑出一個都是如今后神紀的天下至寶,千金難換,如今她信誓旦旦將困獸鼓作為砝碼,確實很難有人不動心,但將困獸鼓給他可以,用不用的了就看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畢竟吞云獸已經與她結契,別人使喚不得...

    無歌一想到墨星染還在廟門外等著,她不禁有些著急,臉上不動聲色的看著眼前邪魅的男子:“閣主,你考慮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玄門閣做買賣歷來都是我提條件?”

    無歌愣了一下,隨即頭點的像小雞啄米,甭管誰提,聽他這意思是...有門道?

    一步之外的東衍恢復了一臉漠然,他點頭笑笑:“我不要你這困獸鼓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約你前來本是因為有一樁俗事未了,你若幫我將這樁俗事了結,我就應你心愿,救活你的同伴。”

    無歌一聽,櫻紅的小嘴就差咧到耳朵后了:“好說好說,閣主你就放一百個心,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就聽東衍幽幽的聲音如同斷箏殘弦,透著莫名的詭異。

    他說:“有人要你性命,你...幫我了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指尖泛起慘白的冷光,輕輕點在了無歌的眉心...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田慶兩人被破廟前的人肉爛泥嚇得失魂落魄,屁滾尿流的跌撞而去。

    兩個醉漢走后,墨星染從樹林中緩步而出,他安撫著嘶鳴的馬兒,若有所思的看向破廟門外那一灘驚心怵目的肉泥,快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透過破廟的門扉朝里望去,空曠的廟院內只有些枯黃的落葉,一個人影也無。

    果然,今夜邀約無歌之人境界不比他低,他此時看不見一個活物,卻能隱隱探到廟內似乎有不少人在,只是這其中...沒有無歌的氣息。

    就在墨星染沉思之時,院廟內突然傳出一陣驚呼,隨之而來是一個襤褸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人面黃肌瘦,衣不蔽體,拄著拐棍猛地撲倒在墨星染腳下,仿佛是憑空出現...

    “如,如兒?為...為何會...”他一臉驚恐抓住墨星染的衣裾,聲嘶力竭的吼道:“你將如兒怎么了?她為何會變成這樣,方才,方才還好好的!”

    墨星染默了默,低聲說:“與我無關。”

    那人聞言,一行濁淚順著他臟兮兮的臉淌下來,他頹然跪在地上手腳不知該往哪放,對著那灘肉泥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“如兒啊,怎會,怎會...不該是這樣的!”他企圖將那灘四散的肉泥歸置起來,卻不知從何下手,只能不住的哭嚎。

    “她還沒死透。”墨星染輕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下手之人狠絕非常,將這女子全身的骨架抽走,卻留她一絲神魂,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只能慢慢感受死亡瀕臨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能救活她?”乞丐愣了片刻,隨即眼中燃起希望,猛地朝他不住的磕頭:“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如兒,只要你救活她,我給你當牛做馬,我給你...”

    墨星染出言打斷了他:“我救不活她,生死人肉白骨有違天道,但是...”他眸色暗了暗:“讓她開口說話,卻是不難。”

    此舉暗藏私心,墨星染現在急需得知無歌的情況,以及今夜邀約之人究竟是誰...

    乞丐泣不成聲的渾身顫抖,他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被兜頭澆滅:“我,我去求愿,對!我去求他!他定能救活如兒!”他扭頭朝廟院內爬去,卻被墨星染攔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只怕你出得來,卻進不去了。”墨星染直言不諱,這破廟明顯布下了結界,這乞丐狀似癲狂,能出這結界恐怕也是偶然。

    果然,乞丐手腳并用的爬到門扉處,手方觸碰到門檻,身子就被重重的彈開,他卻依舊硬著頭皮一次次的試著,渾身的皮肉都擦破了,斑斑血跡浸透了破爛的衣裳。

    墨星染微微垂眸,修長的手指結出繁復的印伽,一縷淡紫的魂印飄進那灘肉泥的頭顱上,順著眉心,沒進了頭顱里。

    那顆頭顱陡然睜開眼睛,牙關開始‘突突’的打顫,她眼珠驚恐的亂瞟,絲毫看不出往日里名伶的風采。

    “顧郎!”她看到了不遠處的摔的渾身是血的乞丐,開闔著下顎,大叫出聲。

    名喚顧郎的乞丐聞聲頓了頓,他驚呼著捧起那顆頭顱,愛若珍寶般的摟在懷里。

    不料那頭顱下破如蟬翼的皮膚猛然撕裂,那灘肉泥內被皮膚攏住的血肉瞬時從脖頸處涌出,空氣中彌散著血腥。

    此時若是有人路過,看到此情此景,保準兒嚇出點毛病來。

    “如兒!我帶你走,顧郎這就帶你走!”乞丐抱著那顆頭顱顯得有些驚慌失措,他顫著身子正欲起身離去,墨星染淡淡說道:“魂印只能維持她片刻清醒,我勸你問清來龍去脈,好知道究竟誰是你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乞丐懷中的頭顱聞言似是想起了什么,低聲嘶吼著:“顧郎,幫我報仇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如兒,是誰將你害成這樣,你告訴我。”顧郎不住的點頭,急切的詢問著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幫我屠盡城主全家老少!一個不留!”玉如的頭顱上,那雙充血的眸子透出深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的聲音如同刺耳的裂帛:“是他向東衍求愿,是他讓東衍殺了我!”

    <br /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