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五十八章線索

第五十八章線索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墨星染面色一凜:“玉如姑娘的元神將要散盡了。<a href="http://www.wjxs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wjxs.cc</a>”此前他用魂印封住了她的鬼門穴,強行將她最后一縷元神困在了顱內,但此舉實則是拖延之計,并不能讓玉如續命至今...

    “想必是玉如姑娘怨念甚深,意念異于常人,這才殘喘到了今日。”墨星染無奈的緊蹙眉頭。

    顧郎聞言大驚失色:“恩人,求你再救救如兒,你有神通,你一定有法子能救她!”他雙膝著地,抱著頭顱的雙手不住打顫。

    墨星染緩緩搖了搖頭:“恕我直言,她在世間彌留越久,怨念越深,屆時只怕她會...”他有些不忍的看向痛哭流涕的顧郎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顧郎的面色鐵青,眼角淌下渾濁的淚。

    “墮入餓鬼道。”

    人族唯有踏入五境修士之列才能超脫輪回,否則,皆要被輪回所困。

    而餓鬼道即是六道輪回中眾生一道,墮入餓鬼道之人將吞噬所見一切生靈,時刻在黑暗中被欲念和饑餓折磨,直至罪滿為畜。

    “餓鬼道...”顧郎兀自喃喃,就在他怔怔出神之際,懷中的頭顱牙關‘吱啞’作響:“我愿,墮入鬼道,看他,慘死!”玉如口中的‘他’,指的當然是煙云城城主。

    屋內一時間靜的可怕,墨星染長嘆一聲,若是出于私心,他當然是希望玉如能多彌留一段時間,畢竟她是眼下唯一知曉玄門閣和城主秘密的人,要想奪回無歌主神,少不了與這兩方多番斡旋。

    況且,還有一事只有她一人知曉,而此事恰好又是眼下頭等重要的事...

    “玉如姑娘,你可想清楚了,墮入餓鬼道可是極其痛苦的。”墨星染低沉的聲音打破了寂靜。

    不料玉如并未猶豫,一字一句斷言道:“多謝,成全。”

    此時,墨星染袖袍中的貓兒躍到了桌面上,拱著身子翹著屁股伸了個懶腰,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:“既然如此,那就趕緊吧,我看她頭頂的煙快漏光了。”

    貓兒舔了舔爪上的毛,瞇著眸子看了看房梁,老人常說貓能看見冥界的東西,無歌本是不信,但自從她進了這黑貓身體里,才發現...這竟是真的!

    墨星染不再猶豫,他閉著眼,掌心陡然升起半截高的紫色火焰,火焰明明滅滅,腐臭的屋內頓時溢滿淡淡的海檀香,瞬息間,他的掌心中出現了一顆玲瓏通透的淡紫色丹藥。

    他將丹藥遞給顧郎,囑咐道:“喂玉如姑娘含在舌底,可凝她十日元神不散。”

    貓兒聞了異香,粉嫩的小舍舔了舔嘴角:“還有不,給我也整一顆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斜睨了她一眼,眼底透出疲態:“你當是集市買棵白菜?”這丹藥耗了他百年修為,她還真當改人生死是那么容易的事?

    “真摳。”貓兒戚戚的跳下了桌面,邁著輕盈的步子出了房門,直奔中庭那顆桂花樹而去...

    屋內太悶,她得出去透透氣。

    不多時,玉如的眼珠子終于不再翻白,隱隱又有了微弱的生氣,只不過一時半刻還清醒不過來,爛的包不住齒的嘴邊淌出腥臭的涎液...

    即便如此,顧郎還是喜極而泣,朝著墨星染又是一頓猛磕,嘴里直道墨星染是活菩薩...

    墨星染淡淡的說道:“玉如姑娘,你先稍事歇息片刻,待你靈臺清明些了,我們再做打算。”說罷,邁開長腿朝院內走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“你下來。”墨星染柔聲哄道:“我給你買魚吃。”

    庭院中那顆可憐的桂花樹,這么一會兒的功夫,樹干被撓的禿了皮,一樹的桂花已經被折騰的七零八落,作亂的貓兒此時正好整以暇的窩在枝頭,眸子微微張開一條縫,看著樹下英俊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魚,我要吃你剛剛給玉如的紫色藥丸。”無歌心心念念那異香撲鼻的小藥丸,她可不傻,那一看就是好東西。

    墨星染聞言失笑:“你如今是貓身,那藥丸不助修為不長功法,你吃它做甚?”

    “不管,就要。”貓兒別過頭去,夕陽透過樹梢灑在她柔亮的毛發上,歲月靜好。

    墨星染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好,你下來,我給你藥丸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?”貓兒狐疑的盯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,那我可走了。”說著,墨星染邁開腿朝后走去。

    ‘咻’的一聲,貓兒從樹上一躍而下,穩穩的落在了墨星染的肩頭,毛絨絨的小腦袋貼在他的耳邊,低聲恐嚇道:“你要不給我,看我不撓花你的面皮。”

    “怕了,怕了,一會我就給你。”墨星染彎著眉眼,帶著貓兒朝耳房內走去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還沒告訴我回到自己身子里去的法子哩。”貓兒得了應允,心情大好,尾巴尖繞過墨星染的脖子輕輕的搔著他的臉。

    “法子不難,難的是要收集的東西。”他抬手握住貓兒閑不下來的尾巴:“主神即是三魂七魄之首,失了魂魄要想補全其實不難,但若是失了主神,就好比你現在這般,魂魄俱全卻難以歸體,你要想回到自己的身子里去,為今之計只能尋回主神。”

    貓兒一聽,炸了毛:“你這不廢話嗎?東衍那廝殺人不眨眼,要是我能從他手里拿回我的主神,我還在這兒干嘛?”

    墨星染眸光沉沉:“所以說,難的是要收集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他為何要取走你的主神?”

    無歌心里被他問的七上八下的,要不是礙于現下還有求于他,她定毫不留情的將他俊臉撓花:“能不能別賣關子了,人命關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零族是萬物之靈所化,風零可控颶風,水零可控潮汐,土零能顛倒大地,木零能一夜之間讓百花齊放,火零能燃真火,焚化世間萬物...”墨星染的聲音低沉有力,貓兒聽的出了神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零族是為自然萬物之長,其強大的能力毀天滅地,上古時期,人人談‘零’色變,若不是因為零族血脈單一,人丁稀薄,如今這世間恐怕早就被零族稱霸,哪還有神族魔族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,這又于東衍取我主神有甚關聯?”無歌疑惑的晃了晃小腦袋,至今她還不太能接受自己不是妖這個事實,尤其是聽了墨星染對零族一番描述后,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短小的貓爪,要是她真有那么強大,如何還會被人欺負成了一只貓兒?

    “有甚關聯?我方才說了,零族是為自然萬物之長,零族控五行萬物靠的是什么?自是與生俱來的意念,而意念存于何處?”墨星染手指點了點貓兒木訥的小腦袋。

    “腦袋?”

    “主神!”墨星染快被無歌蠢哭了:“方才我說了,主神是三魂七魄之首。”

    貓兒反駁道:“那三魂七魄不也存于腦袋中嗎?要是腦袋沒了,哪來的意念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

    “非你個大頭鬼,我說是就是!”貓兒‘噌’的一聲亮出尖尖的爪子,張牙舞爪的朝著墨星染嚷嚷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說是就是。”墨星染站在耳房門前駐足。

    “唔,那你的意思是,他取我主神是沖著零族的天賦來的?”

    墨星染點點頭,目光深沉了幾分:“正是,這世上知你身份的人屈指可數,不過是玲瓏陣中的諸人,然而這個消息卻這么快傳到了凡清界...”那幾人中,想要害無歌的人究竟是誰呢?

    貓兒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,仰著脖子問道:“那你說要收集的東西又是什么?與我取回主神有甚關系?”

    說話間,墨星染推開了耳房的門:“一會你便知曉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耳房內,玉如清醒了不少,顧郎不知從哪找了條褥子,里三層外三層的將玉如的頭顱裹成了粽子,只露出一雙眼睛一張嘴...很合理,反正她也不用呼吸...

    “額,顧公子,你這是...”墨星染愣愣的看著那個‘粽子’。

    “嗨,初秋了,我怕如兒冷。”顧郎臉色微紅,撓撓腦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玉如姑娘,我有幾件事要詢問。”墨星染拉開桌旁的一張椅子,坐下了,貓兒乖順的趴在他腿上,揣著小爪子。

    “恩公但說無妨。”玉如口齒有些不清,但不妨礙兩人對話,此刻,她那雙沒有眼皮的眼中,透露出莫名的堅決:“我,知無不言。”

    物是人非,昔日艷冠煙云城的名伶,如今卻以這種非人非鬼的樣子‘活’著,著實讓人扼腕,好在,她身旁始終有人陪著。

    “天女愿曲譜,如今何在?”墨星染切入正題。

    聞言,他腿上的貓兒眼中透出疑惑:“找那曲譜做甚?”墨星染摸摸她的腦袋,沒回。

    玉如思慮了片刻,似乎有些猶豫,半晌回道:“城東赤水巷,刑家老宅杏樹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還有,玄門閣與紅云樓什么關系?”墨星染又問。

    “眼線。”這回,玉如不假思索的答道。

    玄門閣是為隱世高門,而紅云樓是為紅塵中的煙花柳巷,任誰也想不到這兩者竟會有這層關系。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