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六十二章判官冊

第六十二章判官冊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“愣著干嘛,起駕啊。<a href="http://www.kan121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kan121.com</a>

    秋夜里涼風習習,月色如水,貓兒窩著四只小爪,趾高氣昂的盤在墨星染腦袋頂上發號施令。

    求他?仗勢欺喵?癡心妄想!

    墨星染一張俊臉被撓的七葷八素,脖子胳膊上各處掛彩,美男落難,好不凄涼。

    他戚戚的揉了揉鼻子:“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還能去哪?赤水巷啊!”貓兒毫無征兆的抬爪給他一個腦勺:“往哪走呢?反了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墨星染被撓的暈頭轉向,一時間竟有些懵。

    搬起石頭砸自己腳,他心里苦哇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轉眼天明,往常這個時辰赤水巷內定是一片喧鬧,可今兒個卻格外的寂靜。

    原因無他,昨夜里孫家小兒竟沒夜哭,巷子里家家戶戶可算睡了個安穩覺,這不,無一例外都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老秦起的算早的,他忙不迭的將食鋪子的頂蓬支起,灶臺點上,肩頭搭上抹布,吆喝一聲:“開張咯。”

    他眼尖的發現了迎面而來的墨星染:“客官您早哇。”滿臉堆笑的將墨星染迎了入座。

    “哎喲,您可真是個福星啊,您看,你這一來,我們都連帶著沾光。”老秦一夜好眠,人清氣爽,特意往海碗里多撈了倆魚丸,趁熱端到了墨星染桌前。

    “喵嗚。”貓兒聞著香味,從墨星染袖袍中躍上臺面,大快朵頤起來。

    墨星染笑笑:“店家真會打趣。”一夜過去,他那張俊臉又煥發光彩,絲毫不見昨夜的狼狽。

    此時他粲然一笑,老秦看的是猛然一愣,頓時羞赧的扭過頭去,心道,這男人要是英俊起來,那可真是比女人還要命!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聲悶響,老孫家兩扇大門毫無征兆的兀自朝外打開,過路的商販好奇的朝里看了一眼,登時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啦!老孫家又出人命了!”不知是誰叫嚷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一句叫嚷如同冷水入了熱油,寂靜的小巷瞬間如同炸鍋了一般,老老少少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孫家宅院的門檻上趴伏著一個女子,她覆面朝下,穿戴整齊,手邊的菜籃滾到了門外,金銀細軟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看這樣子,是正要出門趕集去。

    院內聞聲趕來的老孫看到這一幕,腿腳發軟,‘撲通’一聲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怔怔的用腳并用爬了過去,嘴里念念有詞:“不可能,這不可能...”顫巍巍的抬手將女子的身體翻過來,門外的人群的猛地爆發一陣尖叫。

    這女子正是老孫的妻子,孟氏。

    此時她七竅流血,面如死灰,腦袋斜斜的耷拉在門檻上,一雙眼睛空洞的大睜著,死死的盯著門外...

    死狀極其可怖。

    “快報官!”

    “有郎中嗎?快,去巷口的醫館里請!”

    “我滴個神啊,這是造的什么孽啊!”

    人們七嘴八舌的或震驚或議論,將孫家的宅院里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老孫半晌回過神來,他急促的呼吸著,如同即將旱死的魚,他站起身來,眼神幽幽的將眾人掃了一遍,如同惡鬼羅剎大喝道:“滾!都給我滾!”

    許是他猙獰的面目將眾人唬住了,人群瞬時朝兩邊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隨即,老孫的目光緊緊的鎖住了食鋪子里的一個身影,他驚人的臂力推倒一片‘看戲’的人群,快步流星的沖向秦記食鋪...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食鋪子里,一人一貓本是悠哉悠哉的享用著美味,聽聞響動,墨星染淡淡的回頭看了一眼,低聲道:“吃完了嗎?他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貓兒將魚丸撕咬成小塊,邊吃邊口齒不清道:“催命啊!還讓不讓吃頓好飯了。”

    今日恐怕就要離開赤水巷子了,以后要想吃這爽滑鮮嫩的魚丸,估計難了。

    貓兒本想細嚼慢咽好好享用,奈何天不遂喵愿,孫家那五大三粗的漢子幾息間就來到了食鋪子里。

    他來到桌前,二話不說猛的將頭砸在地上,力道之大,木桌都隨之一震。

    “求您,求您救救我和適兒!”

    墨星染置若罔聞,手指輕輕敲著桌面。

    老孫抬起頭,額上磕的青紫一片,他突然掄圓了手,直扇向自己:“都怪我賤,怪我不聽您的,我賤,我老孫家命該如此...”左右開弓一連扇了十幾個。

    他下手奇狠,幾個來回嘴邊已經滲出了絲絲血跡,卻沒有要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圍觀的人群竊竊私語,一時間竟看不懂如今是個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貓兒此時終于在老孫的嘴巴子聲中吃完了最后一顆魚丸,饜足的叫了聲:“喵嗚。”鉆進了墨星染袖袍中。

    墨星染皺皺眉,抬手攔住了老孫:“孫兄,不是我不幫,而是...為時已晚。”他站起來轉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別,公子我求求您,發發善心,適兒是我孫家唯一的血脈,這樣...”他眼里淌下淚水:“我賤命一條,我愿意死,只求您救救我家適兒,他還不過八歲啊!”老孫一雙粗壯的臂膀抱住了墨星染的腿,死活不撒手。

    墨星染聞言垂眸,薄唇抿成一條線,看樣子很是為難。

    半晌,他輕輕說了句:“我且一試,但能否將他救下,全看天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老孫死沉的眸子亮起一絲光芒,他點頭如搗蒜,一股腦爬起身來,將墨星染領向了宅院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孫家宅院內

    孟氏的尸體被放在了廂房的塌上,那雙眼至今都沒有合上,死不瞑目的盯著房梁。

    貓兒輕叫一聲,躍上了桌面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個瘦小的身影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,他雙手抱膝,面色愕然,似乎不能接受眼前的場景。

    “去準備朱砂,黃紙...”

    墨星染坐在案邊思慮良久,半晌,皺著劍眉道:“對了,你認識殺人的劊子手嗎?”

    老孫愣神想了想:“我,我好像認識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將他常用的裹尸布借來。”

    如今,老孫是對墨星染言聽計從,當下一一記下這幾件物什,扭頭就出門準備去了。

    屋子的光亮有些暗,門窗緊閉,墨星染沉吟:“若是我記得沒錯的話,該是就這幾樣。”像是在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貓兒瞬時躥到了墨星染腿上,她幽幽看了眼角落里面黃肌瘦的孩童,又看了看墨星染:“你為何不用神靈?費這么大勁作甚?”

    墨星染輕輕敲了敲貓兒小腦袋:“昨夜不跟你說了嗎?有違天道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事情是這樣的,昨夜后半夜,墨星染與貓兒從赤水江回到了刑家老宅,正準備休息,卻隱約聽到了隔壁老孫家若有若無的爭吵聲。

    彼時已是丑時末,墨星染隱隱覺得不妙,于是帶著貓兒又一次潛入了孫家宅院內。

    就見孟氏抱著腦袋側臥在庭院的地上,她身側的老孫對她拳打腳踢:“死婆娘,這點小事都辦不好。”她卻仿若悶油瓶般,只字不言,只字不語。

    隨即老孫悶悶不樂的來到主屋內,將他小兒從床上拉起來:“適兒,幫爹爹畫個金元寶可好?”

    孩童嘴里的布還未拿出來,一張笑臉憋的青紫,聞言目露驚恐的猛的搖頭。

    老孫狠狠咬牙:“廢物,跟你娘,還有那死丫頭一模一樣,廢物!”

    他一把推開小兒,兀自走到一個柜子前,埋頭翻找了半天,在柜子最底層抽出了一個書簡模樣的簿子。

    那簿子通體烏黑,像是獸皮所制,其上用銀線勾勒出一個個千奇百怪的面孔,密密麻麻的堆在簿子封頁一角。

    若是細看,那一個個面孔簡直活靈活現,或喜或悲,各有千秋,再一眼,又仿佛是千人一面,了無生趣。

    墨星染呼吸頓時一滯:“曲譜。”

    就見老孫將那簿子翻開的瞬間,主屋內那股死氣沉沉的寒意猛地涌了出來,與此同時,老孫的眸光變的迷離,嘴角帶著笑意,捧著簿子來到小兒面前:“適兒乖,爹爹求你最后一次,幫爹爹在這冊子上再畫兩箱金元寶。”

    那語氣竟前所未有的柔和,仿佛帶了些蠱惑。

    貓兒大驚:“你確定這是我們要找的曲譜?”

    這東西看著陰森森的,透著瘆人的寒氣,簿子翻開的瞬間,仿佛將人的魂兒勾到了幽冥黃泉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物,千真萬確。”墨星染一瞬不瞬的盯著那本簿子。

    榻上的小兒發出了‘嗚嗚’的鳴咽,發了瘋似的搖頭,清澈的淚順著眼角不住的下淌。

    見狀,老孫發了狠,他從案上拿來一只墨筆,硬塞到了小兒被綁住的手中,咬緊牙關拽起小兒:“老子說了,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他脖子上的青筋暴漲,臉色憋的發紅,惡狠狠的握住小兒的手按到簿子上:“你不畫,行,老子幫你!”

    就在那墨筆即將觸到簿子的瞬間,墨星染突然大喝一聲:“不能畫!”

    老孫手驚的一抖,那桿墨筆就掉到了地上,毫端上的墨跡暈了成一灘,仿佛像是個哭泣的人臉!

    “誰?!”

    墨星染現出身形,貓兒躥到案邊,一把撓向老孫的眼,老孫登時抱著腦袋倒在地上哀嚎不止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畫,若是再使的判官冊,只怕你孫家全家亡魂上天無門,下地無路!”

    墨星染皺著眉頭拿起案上的簿子,沉聲說了句:“此物不屬人間,更不是活人可用!”

    <br /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