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七十章傻貓和蠢魚

第七十章傻貓和蠢魚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抬腿,邁步,跨過門檻,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幾個動作,墨星染卻扭扭捏捏的渾像是那條腿不是他自己的,而是暫時找別個借來應急的...

    即便墨星染此時的動作就像是個小腳老太太,但這絲毫不影響他的背影在貓兒眼中變的愈發高大,他就像是一個即將登上斷頭臺的勇士,貓兒在心中默默為他祈禱——壯士!一路走好!

    身后幾道目光瞬也不瞬的盯著墨星染,直到他兩條腿的后腳跟兒穩穩落定在門檻后,屋檐上的那串銅錢卻紋絲不動,城主府的門神就好像睡著了似的,呼嚕都不曾打一個。<a href="http://www.yhqlm.comhttps://www.qingdaojob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yhqlm.comhttps://www.qingdaojob.com</a>

    此時,身后同時傳來三聲嘆息。

    墨星染扭頭看去,不由額頭上青筋凸凸直跳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也就算了,他為何在貓兒眼中隱隱看到一絲失望,那條魚臉上也悻悻的,就仿佛盼著他出點狀況,他們好搬來小板凳兒嗑瓜子看戲!

    墨星染:“......”

    這傻貓蠢魚誰帶來的?他們究竟跟誰一伙的?!

    上官婉兒挑了挑秀眉,眸子中的陰鷙一閃而過,再看過去,她一臉關切的望著墨星染:“公子你快去吧,令夫人由我看顧,我這就帶她去廂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煩婉兒姑娘了。”墨星染朝上官婉兒點點頭,隨即稍稍將臉側過去,朝著貓兒和公公一頓擠眉弄眼,那倆卻滿臉呆楞的望著他,四只眼里寫滿了無助...

    罷了,墨星染扶墻長嘆口氣,扭臉任由鷓鴣將他扶去了茅廁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則垂眸沉思了片刻,難道今日門神禁制出了問題?還是鷓鴣看錯了,此人本身就是人族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眼看墨星染的身影消失在了墻后,留下側門外一魚一貓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可還腹痛?能自己行路嗎?”上官婉兒扭臉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身前人高馬大的‘女子’,態度溫順關切,仿佛鄰家妹妹。

    可鄰家妹妹卻沒料到,她的熱臉貼上了一張千年冷屁股!

    眼前這位‘夫人’渾像沒聽見似的,直勾勾的盯著她,半晌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眉頭跳了跳,緊接著說到:“......秋夜風涼,夫人染疾卻久于立門外,可是我們城主府待客不周,惹您不快?”

    這句話如同石沉大海,紅發‘夫人’抬眸四顧,甚至還抬手撓了撓后脖頸,卻依舊只字不回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不動聲色的低頭咬住了嘴唇,很好!這是在給她下馬威!既然如此,那就別怪她不客氣!

    “夫人,若是不便行路的話,我這就命人將您抬回廂房,您看可好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遭一片寂靜,唯有夜蟲嗡鳴,秋竹蕭瑟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抬頭一看,身側竟然沒了人影,不由心里一慌,莫不是障眼法?遭了算計?

    “哐啷”幾聲脆響,像是硬物相碰的聲音。

    竹林后有動靜傳來,上官婉兒急忙走近兩步,可待她看清眼前景象時不由神色一滯,緊接著胸腔里燃起一股無名火,‘噌’的一下直沖腦門,嬌俏的小臉瞬時漲成豬肝色!

    就見那面容絕色卻人高馬大的‘夫人’正蹲著身子,貓在竹林里興致勃勃的玩起了地上的石子兒!

    此時她正拿著兩塊石子兒互碰,聽到身后有響動,她回頭瞅了一眼,竟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石子兒朝上官婉兒扔去!

    上官婉兒險險擦身躲過石子兒,隨即怒瞪了‘夫人’一眼,最可氣的是——那人還沒臉沒皮的還沖她笑!

    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壓住了心中熊熊烈火,狠狠跺了跺腳,冷哼一聲扭頭進了側門。

    只怕再與這‘夫人’多待一秒,她就會忍不住動手將她剁成肉泥!

    然而她沒注意到的是,烏黑的貓兒不知何時躍上了側門旁的院墻,在漆黑的夜里,那雙眸子閃著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走吧,人都走遠了,你還演什么?”

    紅發美人聞聲站起身來,輕輕拍了拍裙裾上的塵土,展顏一笑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側門旁,蹲在地上翻找了片刻,茂密的草叢里一塊閃著金光的牌子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方才墨星染扭扭捏捏遲遲不進門,其實只是為了吸引鷓鴣和上官婉兒的注意力,實則在他跨過門檻后,手腳極其麻利的將鷓鴣木劍上的金牌摘了下來,悄無聲息的扔在了這撮草叢里...

    今日在酒樓中墨星染就猜到了這塊金牌的用處,鷓鴣不是人族,當然也過不了門神禁制,而他掛在木劍上的這塊牌子卻與他格格不入,簡直是明目張膽的告訴別人這牌子的特別之處。

    好在上官婉兒輕視了他們,否則,還真不一定能蒙混過關。

    貓兒一躍跳到紅發美人的肩頭,一貓一魚相視嘿嘿一笑,不約而同生出一種‘自己是勝利者’的錯覺...

    隨即,大搖大擺的、光明正大的,邁進了城主府的側門...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鷓鴣在堂屋外來回踱步,禁皺著眉,面色郁郁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能明確辨別墨星染等人究竟是什么種族,但他卻可以斷定,他們絕不是人族!

    只因他們身上并沒有人族特有的靈氣,取而代之的,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、混雜的靈力氣息。

    可是墨星染若不是人族,又是怎么能進了城主府而不驚動門神的呢?

    鷓鴣哪里知道,墨星染身來兼具四種靈根,靈力氣息不是一般的復雜,而橫公魚又是先天靈物,世間少有,他連見都沒見過,更別提憑借五感推斷出他的種族...

    “鷓鴣兄,久等了。”墨星染神清氣爽推開堂屋門扉,看鷓鴣正陰測測的打量他,他施施然朝鷓鴣走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鷓鴣兄莫要擔心,想來我只是今日吃壞了肚子,現下方便一番已無大礙。”說著,修長的手在鷓鴣肩上揩了兩下...

    鷓鴣:“......”

    誰擔心他了?還有,他如廁完凈手了嗎?!這是往哪擦呢?!

    他嘴角狠狠抽了抽:“令夫人想必已在廂房等候多時,我們不如...”

    說話間,不遠處急急走來一個玲瓏嬌小的身影,上官婉兒人未到聲先至:“鷓鴣,速帶公子去廂房歇息。”幾步走到近前,俏麗的臉上還殘留幾分怒意。

    顯然,上官婉兒方才遭到了‘慘無人道’的摧殘。

    看來那倆人已經安然無恙的進來了,墨星染長吁口氣,隨即沖上官婉兒笑笑道:“婉兒姑娘,請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另一側,夜里的城主府很靜,三更后,府里的琉璃燈盡數熄滅,四下連個鬼影都見不著。

    一貓一魚漫無目的地在城主府中摸黑溜達,也不知是走到了何處,腳下的落葉被踩的‘嘎吱’作響。

    高墻深院鎖清秋,說的大抵就是城主府這種深宅大院內的愁思。

    只是這被鎖的除了清秋外,貌似還有兩個豪無方向感的——難兄難弟。

    “公公,這是哪兒啊?連個人影都見不著。”貓兒嘆息一聲,有些煩躁不安的拽了拽身前只顧悶頭往前走的紅發美魚。

    她總覺得黑夜里似乎有人在看著他們,那道目光無處不在,盯的她心里直發怵。

    “唔...這是哪兒啊?”美人撓撓頭,駐足四顧。

    貓兒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是抽了什么風,竟然問一條只會學人說話的蠢魚!

    猛地搖了搖頭,貓兒憑著向來不準的直覺抬爪隨便指了個方向:“從現在開始,你跟著我走,那邊好像隱約有點光亮,跟緊了,走丟了我可不找你。”

    美魚點頭如搗蒜,亦步亦趨的跟上了貓兒的步伐。

    埋頭疾走一陣子,貓兒看見不遠處似乎有一片‘地’在反光,定睛一看,那是一汪波光粼粼的池塘,池塘邊有一座水榭,四周垂墜著紗帳,其中隱隱亮著一點光亮。

    順著腳下青石鋪就的小路,貓兒領著美魚快步朝水榭走去,還未走到近前,忽而聽到一陣低聲的交談,貓兒猛地駐足:“前面有人,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她靈巧的身子閃進了近旁的一片低矮灌木中,毛絨絨的耳朵尖兒動了動,就聽水榭內一男子聲音順著夜風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城主近日恐怕是老眼昏花了,他怎能如此重用那個妖女!”

    “噓,小心隔墻有耳。”另一男子低聲說道,他抬手虛指了指頭頂。

    正巧此時貓兒回頭看了一眼,就見她身后那條蠢魚大剌剌的杵在灌木叢中,渾像個樹桿子!

    貓兒驚聲低呼:“你傻站著干嘛,怕別人看不到你?”

    美魚愣了愣,緩緩蜷下身子,蹲在貓兒身側:“傻站著干嘛,怕別人看不到你?”

    “別學我說話,還有,小點聲,我們這是在偷聽!”貓兒氣的炸毛。

    “小點聲!我們這是在偷聽!”美魚聲調不減,還隱隱有些興奮,看來‘偷’的確是件刺激的事,無論對人還是對魚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水榭中的兩人好像聽到了動靜,其中一人機警的掀開紗帳朝外看了一眼:“好像有人。”

    貓兒一驚,屏住呼吸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男子順著青石小路眺望,眸光掃向路旁的灌木叢,片刻后,皺眉搖了搖頭,又揉了揉眼:“沒有啊,可我剛剛明明聽到有人聲。”

    “嗨,大抵是什么蛇鼠一類的,這三更半夜的,誰會來這偏院啊,你難道忘了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男子將紗幔放下,點點頭:“也對,沒人敢來這兒。”隨即,兩人坐到了水榭中的石桌旁,對飲暢談起來。

    貓兒看著身前透明的水簾深吸口氣,虧的方才蠢魚施了障目術,不然恐怕此時他倆已經暴露無疑了。

    她偏頭看向公公,就見他修長的手指捏成蘭花狀,一臉討巧的看著她,眸子里還有些沾沾自喜,那意思是——快夸他!

    <br /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