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七十三章玄門閣的秘密

第七十三章玄門閣的秘密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墨星染面對貓兒和呆魚的控訴,先是一愣,隨即彎著唇角笑了起來。<a href="http://www.1kanshu.cc" target="_blank">www.1kanshu.cc</a>

    這是打翻醋壇子了,這醋味兒,夠嗆!

    “笑什么,墨星染,沒想到你竟是個見色忘義的人,以前就當我錯看你了。”貓兒氣鼓鼓的把頭一擰,昂首闊步的朝前走了兩步,發現身后那呆魚還一動不動的杵在墨星染跟前,扭頭嚷嚷道:“喂,那條魚,你跟誰一伙的?”

    呆魚看了看墨星染又看了看貓兒,一個箭步走到了墨星染身側...眼神中不乏堅定,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貓兒登時氣的打顫,她倒是忘了,這條魚也是個見色忘義的!

    墨星染忙擺手,將呆魚推到貓兒那側:“我可沒想跟他一伙。”

    先天靈物到底是聰明,瞬間讀懂了墨星染此舉暗含的‘深意’,隨即滿臉討巧的走到貓兒身側。

    誰料,這個舉動徹底點燃了貓兒的怒火,尾巴上的毛都氣炸了,這簡直是赤果果的羞辱,合著這兩人逗她玩兒呢?誰稀罕跟條蠢魚一伙!

    “滾,都給老娘滾!”

    這時,墻后傳來女子羞澀的聲音:“墨公子,你在跟誰說話?”

    是上官婉兒!

    墨星染一把撈起貓兒摟在懷里,呆魚老老實實‘依偎’在墨星染身側,貓兒一臉親昵的窩在墨星染懷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從墻后繞過來,看到這‘相親相愛一家人’的場面,披著風衣,在原地愣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婉兒姑娘,實在不好意思,鄙人誤會了,原來是因為貴府太大,他們進府后迷路了。”墨星染笑笑:“方才是我唐突了,還望姑娘見諒。”

    顯然,上官婉兒還未從方才的遭遇中平復過來,小臉上還有些慘白。

    她本是來尋墨星染道謝,但沒想到此地還有別人,迅速的掩飾了臉上的疲憊,換上和善的笑,擺擺手:“不妨事,找到了就好,今夜若不是令夫...”她頓了頓,瞇著眸子看向紅發美人:“若不是這位紅發公子迷了路,婉兒今夜恐怕就要一命嗚呼了,婉兒在此多謝公子,雖是無心,但婉兒卻蒙您大恩。”說著,朝呆魚行了個禮。

    貓兒疑惑的看向墨星染,他們這是讓人家拆穿了?

    不料墨星染卻從容的點點頭:“確實,倒是巧了,不過好在婉兒姑娘平安無事。既然已無旁事,鄙人與同伴就先行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兒此舉其實是在討好他,她的意思再明顯不過——她已經知曉并默認了墨星染等人隱藏身份的事,也不會再去追究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佩服上官婉兒的心智,若是尋常女子遭人**,恐怕此時還在痛哭流涕。可是這上官婉兒卻表現的如此風輕云淡,甚至還有心思來拉攏他...心機不可謂不深沉。

    “好,婉兒不多打擾,廂房內一應俱全,若是還需要些別的,公子可自行喚來府婢去取就是。”她從懷里掏出兩塊燦金的牌子,遞到墨星染手中,意味深長的看著他:“墨公子,今夜多謝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到廂房內,墨星染看著廂房內西北角和東南角的兩張床榻,不由瞇了瞇眸子。

    “這城主府果然不簡單啊。”

    看來上官婉兒早就識破了呆魚男子身,還格外‘好心’的給他們連床都分好了。

    貓兒蹲在桌上,尖利的小牙咬了咬那塊金牌子:“喲,純金的。”頓時眉開眼笑:“這牌子咱走的時候能揣走不?”

    墨星染抬手輕輕給了貓兒一個腦勺:“小財迷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貓兒哪根筋又搭錯了,登時‘嗷嗚’一口狠狠咬在了墨星染手上,說什么也不撒嘴...

    她口齒不清道:“還哽來招惹唔?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,不敢了。”墨星染失笑搖頭。

    貓兒松開嘴,墨星染手上留下兩個尖尖的小牙印。

    “喂,你倒是說說為啥非要來城主府啊,究竟來找什么?”貓兒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墨星染揉了揉手,皺眉看著貓兒:“靈脈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靈脈,四川五海之靈脈。”

    “啥是靈脈?這靈脈在城主府里?這又與我取回主神有什么關系?”貓兒一連三個靈魂拷問。

    墨星染揉揉太陽穴,有些頭疼:“靈脈就是四塊大川中靈力最豐沛之地,此處往往都是一界中修士最多的地方,譬如神族的靈脈位于神啟齋,魔族的靈脈位于碧血墟,而這人族的靈脈...對外稱是位于帝都尚京城,而實際上...卻恐怕不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這靈脈實際上在煙云城中?”

    墨星染點點頭:“極有可能,煙云城本是古戰場,亡魂的怨氣會不斷的吞噬靈力,按理說是不可能在百萬年間突然間溢出如此充沛的靈力,除非...這里是靈脈所在。”

    貓兒聽的迷糊:“那這靈脈在哪與我們何干?我只是想回到自己的身體里,然后救活蔻蔻。”她蔫蔫的趴在桌上,神情憂郁。

    “當然與我們有關,無歌我問你,玄門閣如此隱秘的高門為何要在一個如此繁雜的城都中常駐?又為何要私下在城中安插眼線,讓紅云樓的姑娘們刺探消息?甚至還與城主府扯了上了瓜葛?”

    這回輪到墨星染靈魂拷問了,貓兒直翻白眼:“不知道不知道,你不是心里都明白嗎,問我干嘛?”

    這墨星染上輩子估計是個說書的,一天天就愛賣關子。

    墨星染挑挑眉,看出了貓兒的不耐煩:“無歌,你可知如今三界六道中有多少人惦記著零族,而你身為零族遺珠,今后你又要面對多少險阻?若是學不會洞察一切,心如明鏡,你怎能保自己安全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你在嗎?你腦子那么靈光,我干嘛跟你搶活兒干?”貓兒慫了慫鼻尖。

    他輕嘆一聲,伸手輕輕摸了摸貓兒的腦袋:“若是有一天,我不在你身邊時,你又當如何?”

    不知為何,貓兒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瞬。

    許多年后,若是無歌當時知道墨星染真的有一天會從她身旁消失,她那時一定會窩進他的懷里,親昵的噌噌他的脖子,然后告訴他——她不會讓他走,不會讓那一切發生...

    只不過現在的無歌卻管不了那么多,她掩飾了眸子里一閃而過的慌,憤憤的看他:“少廢話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抿唇搖搖頭,正色看著貓兒:“你不覺得這城主府像一個修道場嗎?城主府里已有上百門徒,可城主如今卻還在不停的招賢納士,他身為一城之主,卻容忍玄門閣在城中安插暗線。靈脈、修士、耳目...我若是沒猜錯的話,恐怕...”他頓了頓:“玄門閣想秘密培養一批死士。”

    “啊?培養死士?”貓兒一愣,一側聽的云里霧里的呆魚喃喃:“死士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雖然不知道玄門閣究竟是要反還是有別的圖謀,但是我猜玄門閣的閣主一定不想讓萬古天得知這個消息。”他瞇著眸子道:“若是我們抓住了他這個把柄...”

    貓兒一喜:“那就能威脅到他!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拿到玄門閣培養死士的證據,搞明白靈脈是否在煙云城,這樣一來,我們就占據了主動,屆時跟東衍攤牌,不怕他不從。”貓兒在桌上來回踱步,少有的動了回腦子:“可你怎么能確定東衍會忌憚萬古天,他既然都這么做了,煙云城這么大,難免讓人看出端倪,會不會他根本就不怕這個消息傳出去?”

    墨星染眼神中有幾分欣慰:“你考慮的有道理,可是你想沒想過,他若是真的明目張膽無所畏懼,那為何還要刺探讓紅云樓的姑娘刺探城中消息,又為何要將‘天女愿’曲譜給紅云樓?”

    貓兒眸光一動:“你是說,他用‘天女愿’將所有可疑的人控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點頭不語。

    看來玄門閣當真是部署的精細,上通城主,下至百姓,他竟暗地里將整個煙云城控制住了,只是不知道,他玄門閣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此時,墨星染將貓兒抱起,邁步朝屋內的屏風后走去。

    貓兒一驚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沐浴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沐你的,抱我干嘛?”貓兒尖叫,她看到屏風后一個半人高的木桶正冒著裊裊的熱氣。

    “你當真不洗洗,你聞聞你自己的毛,都臭了。”墨星染裝腔作勢的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貓兒疑惑的低頭嗅嗅,是有點味兒了...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跟你一起洗!”她看墨星染已經開始寬衣解袍,隱隱看到了他精致的鎖骨,還有...胸膛。

    貓兒怪叫一聲,一溜煙的躥了出去,猛地扎到了床鋪里。

    墨星染失笑,就聽屏風后一個怯懦的聲音響起:“我也臭了。”一頭紅發的呆魚正扒著屏風,露出半拉腦袋,灼熱的視線在他身上流連忘返。

    墨星染:“......”

    登時將衣物穿上,僵硬道:“你洗吧,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轉身步履匆忙的轉身來到塌上,和衣而臥。

    <br /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