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七十八章他能不急嗎?

第七十八章他能不急嗎?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“我清楚記得昨天夜里我渾身燥熱,然后就感覺身旁有個冰冰涼的物什,我就,我就...”貓兒囁嚅了半天,舌頭直打結:“我就湊上去想涼快涼快,后來你...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墨星染將外袍上的腰封系上,不知為何,今日的他看上去神清氣爽,英挺的輪廓比往日多了幾分柔和,眉目間含情脈脈。<a href="http://www.1kanshu.cchttps://www.xiannitxt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1kanshu.cchttps://www.xiannitxt.com</a>

    貓兒對上他的眼神,不由心底悸動,趕忙背過身去:“你,你**熏心,占我便宜!”

    “那我既是占了你便宜,你當時為何不討回來,何須留到今晨再定我的罪?”他幾步繞過圓桌,俊臉湊到貓兒近前:“該不會是你昨夜只顧著溫·存,旁的一概不知了?”

    貓兒分明在他閃爍的眸子里看到了幾分戲謔,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!

    “墨星染,你臭不要臉,你說,你究竟對我做了什么?!你是不是有法子把我弄回自己身子里?!”貓兒火冒三丈,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法子,又何必冒險來這虎狼盤踞的城主府。”墨星染直起身來,坦然的搖搖頭。

    就在貓兒一頭霧水之際,廂房外傳來了急促的叩門聲:“墨公子,婉兒小姐差奴婢為您送來秋祭的獵具,您方便的話出來查驗一番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來。”墨星染指尖捏了個訣,俊臉瞬時一變,泯然眾人。

    他臉上帶笑的推開門扉,留下房內一臉苦惱懊悔的貓兒原地打轉——她一定要找到證據,墨星染昨夜定是對她做了羞羞的事!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門外幾個婢女恭敬的朝墨星染揖禮,領頭的婢女說道:“墨公子,這里有數十種獵具,都是些常用的,婉兒小姐說讓您挑幾樣襯手的,若是都不滿意,奴婢再去武庫里取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麻煩,我隨便拿一件就是。”墨星染順手抄了一張木制的弓,在手上稱了稱重量,回頭看向屋內的紅發男子:“你來隨意挑一件吧,別辜負了婉兒姑娘一番好意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這番話有別樣的深意,紅發美男很快就洞悉了。

    紅發男子雷厲風行的從屋內走出,俊美的臉上滿是怒意,他來到院中,面對陳列在一張錦布上的十幾種獵具,長袖一揮,怒道:“滾!”

    瞬間,那十幾把獵具上裹上一層寒冰,‘咔嚓’幾聲脆響,無論是鐵制還是木制的武器,猛然從中斷裂開來,十幾把做工精良的獵具眨眼間成了一堆廢品。

    領頭的婢女一下慌了,沒想到長相這般俊美邪魅的男子脾性竟如此暴躁,他甚至看也沒看一眼,就將這十幾把獵具弄成了廢品:“公子這是為何,可是不滿意,奴婢這就去取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這位朋友向來脾氣喜怒無常,恐怕今日各位是沒趕上好時候,碰巧他又犯病了。”墨星染回頭沖紅發男子眨眨眼,繼而對婢女說道:“勞煩各位回去替我給婉兒姑娘道個不是,浪費了她一番好心,還有,明日的秋祭,我一定會準時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”婢女顯得有些猶豫,畢竟這差事是上官婉兒一再囑咐的,說是務必要讓墨星染留下幾件獵具。

    無奈,在墨星染強烈的推辭下,幾位婢女憂心忡忡的帶著殘破的獵具,離開了墨星染所在的廂房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城主府的婢女走后,貓兒不甚明了墨星染為何要駁回上官婉兒的好意,但礙于現在跟墨星染鬧別扭——當然,是她單方面的...

    貓兒磨不開臉問,強裝鎮定的窩在床塌上,蓄謀著尋找昨夜墨星染變身禽獸的‘證據’,順帶豎著耳朵聽那廂喝茶的兩人對話,實在是隔得有些遠,貓兒聽不太清,急的抓心撓肝兒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打眼看了看那幾樣獵具,若是我沒猜錯的話,其上好似都附了一種符咒。”墨星染刻意將聲調抬高幾分,也不知是在說給哪只耳背的小貓咪聽。

    紅發男子點點頭:“符咒,追蹤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那應該是某種失傳的魔族密咒,若不仔細看,普通修士應該察覺不出痕跡。”

    十幾件獵具上,無一例外的,刀身劍柄或是弓身上都裹著一層極淡的黑霧,淡到了一種自然而然的程度,若非是拿在手中心底里泛起隱隱的排斥,墨星染都不一定能察覺出那獵具讓人動了手腳。

    “上官婉兒不知意欲何為,她若是不想讓我們在秋祭圍獵上搗亂,大可以不邀請我們去就是了,又何必兜這么大的圈子。”墨星染垂眸,長睫投下一片陰影:“除非...”

    “除非她有非讓我們去不可的原因,但是她又必須時時掌控住我們的行蹤,以免事情超出她的預料。”貓兒下意識嘀咕,順著風飄到了墨星染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微揚起,緩步朝貓兒走來:“還是我的無歌聰明,你說的對。”

    貓兒登時渾身一得瑟,看墨星染的眼神像在看一個好色的大魔頭,恨不得整個身子鉆進被窩里去,可惜,為時已晚。

    墨星染將貓兒抱起,輕柔的在她耳旁吹了口氣,音調有幾分上揚:“無歌,你說我該怎么辦呢?”這話本是在詢問,從他口中說出,莫名多了幾分調戲之意。

    此時若是有旁人在場,估計認為這個男子怕是沒娶媳婦憋出了病來——竟調戲一只貓兒!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!”貓兒小爪亂蹬,拼命掙扎:“放我下去!”

    墨星染抿唇撇嘴,一副受了冷落的樣子:“無歌,昨夜你可不是這么對我的,昨夜你...可是很熱情的。”

    貓兒一怔,趕忙套話:“你說什么?昨夜我,我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,昨夜你對我熱情似火,還壓到我身上,說什么非我不可,這些,你通通不記得了嗎?你這只薄情寡義的貓兒。”墨星染渾像是受氣的小媳婦,坐在案邊肩膀一抽一抽的,抬手擠眉弄眼的抹眼淚兒,實則眼角干巴巴的...

    貓兒沒想到,本是想套他幾句話,倒把自己套進去了...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嘴騙人的鬼!

    墨星染一抬手,‘纖纖玉指’朝貓兒一指,捏著嗓子道:“你要對我負責!”

    一貓一魚都被這戲精附體的墨星染驚的下巴掉地上,貓兒嘴角干巴巴的癟了癟:“負責負責,我錯了,大爺,我不該對您上下其手,您饒了我吧,這事兒我一定不會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氣的貓兒就差抬爪兒指天發誓了。

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。”墨星染‘嬌羞’的一扭頭,嗔了她一眼,那一眼就好比春風化雨潤澤大地,只是放在他這張平凡無奇的粗老爺們臉上,別提有多...酸爽...

    貓兒只能哀嘆,道行不夠啊!就好比一只天真小妖遇上了一只萬年狐貍精,只有被吃干抹凈的份兒,你還想跟他分說個誰對誰錯,這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?

    “墨大爺,您還是想想明天的秋祭吧,放過我吧。”貓兒一臉生無可戀,大大的眼睛,大大的無奈。

    說到明日的秋祭,“咳咳。”墨星染干咳兩聲,恢復了往日里‘人模人樣’的正經:“明日秋祭,想必不止城主府內的修士會參加圍獵,而且,要獵的‘東西’恐怕也不是正常的野物。”

    貓兒心道,也是,五境修士若是想獵殺些尋常野物,那還不是手到擒來,眨眨眼滿山的野物瞬間斃命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你覺得到底是哪有問題?”

    墨星染高深莫測的看了一眼窗外:“不知你們是否注意到,這兩日...秋風中似乎有股味道。”

    聞言,一貓一魚仰著腦袋嗅天嗅地,片刻后,貓兒猛地點頭:“我聞到了!”

    墨星染欣慰的點點頭:“對,就是這股怨念的...”

    “飯點兒了,后廚做了干燒筍尖!”

    紅發男子:“......”

    說實話,干燒筍尖...真香。

    “額...”貓兒尷尬的眨巴大眼,身子拱了拱身側的紅發呆魚:“你也聞到了,對吧。”

    呆魚點頭,忽而覺得這樣不對,又猛地搖頭,看著墨星染道:“我聞到了怨念!”

    貓兒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當真是魚嗎?這條魚是屬狗的吧!

    墨星染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笑,討好的看著貓兒:“無礙,其實我也聞到了干燒筍尖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是一個多么奇妙的三角關系。

    貓兒戚戚的慫了慫鼻尖,對于墨星染隔空拋來的媚眼視若無睹道:“你的意思是,秋祭圍獵要獵的不是活物,而是...”

    “具體要獵的是何物我不能確定,但我可以確定的是,這次秋祭圍獵,玄門閣和城主府一定有什么陰謀,而上官婉兒之所以邀請我們參加,也一定與這個陰謀息息相關。”墨星染喝了口涼茶潤潤嗓子,他的眼神飄忽到貓兒毛茸茸的身子上,昨夜...

    思及昨夜,墨星染莫名有些悸動,他克制著自己莫要對一只貓起歹念,握盞的手隱隱發白。

    看來,他要盡快將無歌的主神取回,好讓她回到自己的身子里,望梅止渴,終究不是辦法。

    更何況,哪個男子能忍受,興致盎然之時,身側千嬌百媚的人兒在關鍵時刻突然變成了一只滿身是毛的貓兒...

    無歌不知墨星染臉上為何時青時紫,只當是他思慮過度,累著了,安慰道:“哎你也別急,想多了傷身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能不急嗎?

    &lt;br /
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