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歡迎光臨樂文小說網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樂文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魂牽血引 > 第八十章甕山

第八十章甕山

一秒記住【樂文小說網】www.oxijak.live,一個不靠長相遮攔的小說網

    大概是從那天夜里,墨星染將她從吳澤和霍華手中救下時,她就開始懷疑他的真實身份,又或者說,從她初見到墨星染時,她就隱隱猜到了這個人的身份定不簡單。<a href="http://www.yhqlm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yhqlm.com</a>

    人族沒有哪一個修士能做到將自身的靈力氣息完全掩蓋,除非是到達‘凌’境,可惜,千萬年的歷史長河里,人族還從未出現過‘凌’境修士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那夜本是要將此事稟報給東衍,但一是礙于她不確定墨星染的身份,二是...她也不知為何,她不希望墨星染與東衍交手...

    整個城主府此時靜的針落有聲,眾修士甚至不敢抬頭看向墨星染,仿佛是破廟里拱了尊大佛,多看一眼都是折煞了神祇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臉上掛著嬌俏的笑:“墨哥哥,哦不,墨上神,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還能在這小小的煙云城中得見萬古天的神族,只是不知,您不在萬古天好好呆著,來這啊臢的凡清界做甚?”

    這話聽上去恭敬,實則別有深意,上官婉兒在譴責神族插手人族事宜,這是大忌。

    墨星染抿著唇角,若有所思的看向上官婉兒。

    那場鴻門宴終究是讓他暴露了,當時紅發美男出招時毫無遮掩,精純的水修靈氣稱得上世間少有,人族的任何修士都難以比肩,他當時一招抵化了那道水柱,只能說明他的修為在紅發美男之上。

    而且他自從入了城主府一直用真名待人,若是城主府的人不傻,留心到這些蛛絲馬跡稍加調查,不難猜到他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畢竟這世間只有一個凌天神叫做墨星染。

    “婉兒姑娘說笑了,我久聞凡清界煙云城有一隱世高門,正巧路過,來此一看。”墨星染不顯山不露水的提及了玄門閣,細心觀察著上官婉兒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后者神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眼神閃爍:“墨上神,玄門閣雖是美名遠揚,但我城主府只管庇佑煙云城百姓,與玄門閣沒有半分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嗎?那婉兒姑娘如何知道我說的是玄門閣,而不是別的什么門宗呢?”

    世間隱世門宗不勝枚舉,她卻一言道出了玄門閣,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又是什么?

    就在上官婉兒慌了神不知該如何作答時,主廳外緩步走來一人:“墨上神,玄門閣是我凡清界百姓最為崇敬的高門,大多數人慕名而來我煙云城,都是為了尋玄門閣求愿,怎的,莫不是您沒聽說過?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上官擎天,姜還是老的辣,三言兩語化解了墨星染的刁難。

    上官擎天朗笑兩聲:“墨上神,你既是來我城主府,那自然是煙云城最尊貴的客人,又恰逢我煙云城最隆重的秋祭圍獵,此乃好事成雙啊!”

    “尊貴不敢當,叨擾幾日而已。”墨星染面無表情的起身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妨事,怎能是叨擾,榮幸至極。對了李管家,現在是幾時了?”上官擎天招手喚來主院內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回城主,卯時三刻,日頭初升。”

    “好,正當吉時,你吩咐下去,讓諸位修士以及所有城主府門徒帶好獵具,準備進山吧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弓著腰點頭稱好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擎天將跪倒在地上遲遲不起的唐興扶起:“賢侄,你今日實在唐突,快向墨上神賠禮。”

    唐興鷹鉤鼻一慫,隱隱有要哭的跡象,抽抽嗒嗒:“墨,墨上神,我,我有眼無珠,我,我...”

    “無礙。”墨星染看也沒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墨上神海涵,既然如此,我們出發吧。”上官擎天頓了頓,又向墨星染征求道:“是這樣,甕山里險象環生,修士們都隨身攜帶了城主府派發下去的獵具,其上附著了追蹤符咒,為保出事時城主府能第一時間入山解救,我知道您修為高深定是不會出現險情,但是...”

    他一招手,兩位婢女拿來幾把獵具。

    “還是帶上一件好些,就當是入鄉隨俗。”上官擎天瞇著眼睛望向墨星染。

    墨星染坦然一笑,接過獵具:“恭敬不如從命。”

    入鄉隨俗?怕是他今日無論如何也要帶上一件獵具,否則這老狐貍定不會讓他入山罷。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煙云城路邊圍滿了百姓,夾道歡送著全城的修士。

    傳說,秋祭圍獵是山神甄選勇士,若是勇士為男,則來年風調雨順,若是勇士為女,則來年莊稼豐收,總而言之,秋祭圍獵是煙云城傳統,意義不凡。

    浩浩湯湯的大隊人馬一路出了城,煙云城是周邊滿目皆是蒼翠,秋日里,山間樹林不但沒有頹敗,反而枝椏茂盛。

    沿著蜿蜒曲折的山路,大隊進到了煙云城周邊百萬群山的腹地。

    天有些暗,群山腹地沼澤毒瘴叢生,林間掛著絲絲縷縷的攀藤,風一吹,遠看像是鬼祟在飄,四周涼颼颼的陰風不斷,也不知是霧還是云,遮擋了林后的視線。

    天光昏暗加上迷霧重重,貓兒渾身發涼,鉆進墨星染的袖袍里不肯露頭。

    “到了,各位準備一下,進甕山吧。”上官婉兒騎在高頭大馬上,一臉從容道:“秋祭圍獵的規則我想各位已經心知肚明,另,此次圍獵共有修士一百二十九名,仆役四十,其中六十名是我城主府門徒,其他皆為天南地北而來的朋友,今日登名入冊時,李管家已經為各位按序分好了組別,現在,請各位結伴入甕山。”

    隨著上官婉兒一聲令下,沒有多余的話,百十號人挎上獵具,背著行囊,極其莊重的朝著迷霧中的甕山行進,有從東邊走的,也有西邊的,去時躍躍欲試,只是不知,回來時又是何種景象。

    “婉兒姑娘,我想請問一下,你說秋祭圍獵的規則大家都爛熟于心,可是我卻不知是何規則,還要勞煩你告知一下。”墨星染從棗紅馬上翻身而下,不忘護著袖袍中的貓兒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斜睨他嬌笑:“墨上神何須顧及規則,我想您若是想拔得頭籌,就是閉著眼睛也能甩這幫廢物萬丈遠吧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總不能說‘理應如此’吧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跳下來,牽著馬走到墨星染身前:“我所說的規則只是為了局限那幫廢物,對您恐怕不過是雕蟲小技,我看...這把弓上的咒您都已經給破了,您當真會在乎規則嗎?”

    她抬手指著紅發美男肩上的弓,其上那層淡淡的黑霧已經不見了,成了一把再普通不過的獵具。

    “失禮了,我只是不習慣被人矚目。”

    “婉兒知道的,墨哥哥連真面目都不肯讓我得見,如何會愿意讓人盯著后脊梁骨瞧。”上官婉兒忽而抬起纖纖玉手,撫上墨星染的臉。

    墨星染一步拉開身位,神色不悅拒人千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墨哥哥果然如傳聞般的不近女色。”上官婉兒眸色毫無波瀾,像是早料到了他會躲開,若無其事的抬手指著迷霧重重的樹林道:“哥哥可知道這甕山里頭有什么嗎?”

    看不穿望不盡,墨星染凝神于眼也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“您不用費勁了,這山里全是怨瘴,就是修為再高的人來,也看不清的。”上官婉兒輕笑搖頭:“這里是千萬年前的古戰場亂葬山,冤魂不散怨氣沖天,同時這里也是凡清界靈氣最充沛的地方,我想...墨上神早就知道原因了吧。”

    墨星染眸色一暗——這里是亂葬山,同時也是凡清界靈脈中心。

    “猜的不錯,這里就是凡清界的靈脈。”上官婉兒欣然點頭,仿佛在向外人展示自家寶貝:“至于要獵的是什么,我想墨哥哥心中已然有數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獵的是...‘古靈’。”墨星染沉聲道,袖袍里不便說話的貓兒和一側紅發美男兩臉懵逼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‘古靈’是為遠古時死去卻盤桓不散的修士之魂,五境修士不同于眾生之處就在于——死后亦可修煉,而‘古靈’的可怕之處正是在這,在世之人的修為永遠都比不上‘古靈’,也就是說,‘古靈’是比我們強大千倍甚至萬倍的對手,與之對戰,勝算甚少。”墨星染的聲音幽幽的回蕩在林間,不遠處的霧里似乎有一對對眼睛,望穿迷霧看向這邊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不知墨星染這段話是對誰所說,此時身邊就只有一個紅發美男,那人是水修高手,他不會不知道‘古靈’是什么吧。

    她當然不知道,墨星染這番話是說給袖袍里的貓兒聽的。

    貓兒渾身一得瑟,心中暗罵,這他娘的不是找死嗎?這‘古靈’厲害的變態,沒事獵他們干嘛?

    “那不是,必死?”一旁不聲不響的呆魚突然開口問了一句,這更加深了貓兒的恐懼,只見墨星染的袖袍抖成了篩子,渾像是袖袍里在彈棉花...

    墨星染白了呆魚一眼,那意思,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些修士若是出了在這甕山中喪命了該當如何?”墨星染皺眉,不是他悲憫蒼生,單純是好奇人從何而來的勇氣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牽著馬兒朝前迷霧森林走近兩步,她背上背著一彎長長的扁刀,形狀如同她的風刃,那是她今年特意命人打造的獵具,背在嬌小的女子身上卻顯得有些過長。

    她回頭朝墨星染勾了勾手:“墨上神不用擔心,你可知道這圍獵為何叫‘秋祭圍獵’?”她刻意咬重了‘祭’字:“既是祭典,哪有不出幾條人命的道理?”

    當上官婉兒回頭時,縮在墨星染袖袍中的貓兒分明看到了,那柄彎刀上泛過絲絲血色,映襯著陰沉的濃霧,顯得尤為駭人。

    &lt;br /
1选5走势图